大陸國務院辦公廳最近發布《關於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促進平台經濟規範的政策措施,平台經濟概念在大陸市場的機遇討論又被重拾。輿論所知悉的平台經濟,會立即聯想到Airbnb創立些許年便活躍全球上百個國家,成為挑戰全球旅館行業的巨擘;又例如Facebook、Instagram沒有原創內容,卻能座穩全球最強勢的媒體平台。是以,用何種指標來判斷平台革命的速度即將發生在那個產業?恐怕是台灣新創平台業者西進對岸平台經濟所要思索的核心。

 雖有網路管制差異,但大陸的平台經濟卻玩出自己的特色,從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端計算、人工智慧、區塊鏈等,都能看到供應鏈賦能的平台業者正在大行其道。平台正在突破疆域的藩籬,把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服務與服務連接起來,給企業帶來便利及效率。率先通過平台經濟之業者,遠隔千里的人們可以相互溝通、相互交易及進行高效分工及開展合作,甚至能前所未有的速度積累財富,5G時代的來臨會加快平台經濟顛覆傳統產業的速度,此乃正在大陸平台經濟變革的進行式。

 大陸平台經濟發展如火如荼,無論是產業規模、實質影響抑或創新活力都位居世界前列,除了資訊技術、數字技術、智能技術等深度應用、商業模式不斷創新等因素,主要還是大陸市場的特徵所使然:大陸是全球人口大國、消費大國、製造業大國、資源大國,存在大量人財物等零散閒資源,等待平台經濟來作出有效串連的商業模式。尤甚,平台經濟有利於提高社會資源配置效率,於是平台經濟圈流傳一句諺語:第一次工業革命做工廠,第二次工業革命做企業,第三次工業革命做平台。

 平台經濟發展途徑多樣,平台圈已探索出3條基本的路徑:一是搭建數位平台與創建數位平台企業;二是傳統中介企業數位化升級;三是傳統企業向數位平台型企業轉型。然而,3種發展途徑皆顯示數位化平台的建構乃重中之重。或許受限於台灣經濟規模,台灣新創的平台業者較少用宏觀視角理解平台經濟,其實用生態體系的概念來理解大陸平台經濟最為適合,平台應著力推動線上線下資源的有機結合,將生產商、流通商、服務商、消費者等各個環節逐步整合到平台。

 至於台灣新創要如何切入大陸的平台經濟?筆者建議可思索下列3項要素:首先,思考平台如何啟動,先確立設計平台的核心互動,發展出處理買賣雙方各取所需的平台;其次,設計讓平台獲利的機制,平台究竟要如何收費及何時收費,要擬出從免費到付費的策略管理;第三,設法讓平台穩健成長,建立衡量平台成長的指標,不同階段的評量重點並適時調整策略,為未來募資或擴充打造一條康莊大道。不少台灣新創在台灣已發展出獨創的平台營運模式,但此種過往的成功經驗能否在大陸市場複製成功?恐怕需要細心思量。

 大陸平台經濟業已來勢洶洶,主要其內涵可能主導未來的新經濟模式,無論您是如出閘猛虎版切入平台經營的新創企業、亟欲轉型的台商二代傳統企業、甚至是想運用平台打開個人機會的專業工作者,各款台青西進既然要加入平台競爭,建議先放下身段,了解當地市場動態,方能創造機會,搶占人流、物流、金流,必須了解大陸平台經濟的運作邏輯及遊戲規則,方能在這股商業浪潮中找到生存指南。(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