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兩處重要產油設施在9月14日遭到無人機及巡弋飛彈攻擊,造成全球石油供應量短缺5%。當時市場預期損壞的設施難以在短期內修復,「全球都在忙著找沙國問後續供油狀況,承辦人員電話接不完」,但出乎意料的,沙國迅速恢復供應,讓陡升的油價回跌到每桶60美元水準。

 對沙國而言,石油收入是該國的經濟命脈。沙國是最大石油出口國,目前每日原油產量約為900多萬桶,石油產業佔該國87%預算收入、90%出口收入和42%的GDP產值,國家過度仰賴石油產業也造成GDP常隨油價波動。為解決此一問題,沙爾曼王儲訂出「沙烏地阿拉伯願景2030」計畫,期盼推動公共建設、投入娛樂、旅遊國民健康及教育等產業,帶領沙國轉型,使經濟更加多樣化,但這一切建設仍需要石油收入來支應。

 沙國追求合理區間內的最高油價而非毫無節制漫天要價,因過高的油價會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反影響對石油的需求。隨著美國因開採技術突破而大量生產頁岩油,從最大原油進口國轉變為出口國,以沙國為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這幾年對油價的影響力似逐步下滑。頁岩油的開採成本較高,專家估計約40美元/桶,若再加上營運成本則約55~60美元/桶。OPEC曾於2014年開採初期採價格割喉戰,提高供給使油價大跌至每桶30美元,意在逼迫美國頁岩油廠商退出市場。但連續2年的低油價策略反讓OPEC成員國自身財政難以負荷,頁岩油的開採技術又不斷精進,行動最後宣告失敗。

 為解決財政問題,沙國改弦更張,協調與另一非OPEC會員的產油大國—俄羅斯於2016年聯合減產。俄羅斯基於避免加深與美國對立的考量拒絕加入OPEC,但樂見油價維持高檔以增進國家收入。此一合作收到立竿見影之效,油價逐漸攀升,並在2018年10月衝上85美元/桶高峰,「沙俄聯盟」的成功使石油輸出國組織進入OPEC+的新局面。

 沙國本年9月任命阿齊茲親王 (Abdulaziz bin Salman)擔任能源部長也顯示其推高油價的企圖。阿齊茲親王曾在1990年代擔任石油部副部長,當時領導多場祕密談判,與墨西哥和委內瑞拉協商減產,成功將油價由20美元推升至40美元。「沙國將繼續與其他產油國合作,以實現市場平衡」,他在受訪時表示。

 多次被推遲的沙國國家石油公司IPO計畫亦如火如荼重啟,正與數家投資銀行討論工作內容。該公司2018年榮登全球企業獲利王,其盈餘為蘋果、Google和埃克森美孚等知名企業的總和,沙爾曼王儲為它立下2兆美元的市值目標。預期沙國將會在公司上市前盡力營造市場良好氣氛,沙爾曼王儲重申該IPO將定於2020年底或2021年初進行。

 美國頁岩油產量是否觸頂也是另一關注焦點。根據美國能源部統計,今年上半年美國原油產量增幅不及1%,低於去年同期的近7%。此現象反映產業業者面臨的核心營運問題,包括油井距離過近導致產量低於預期,科技與工程技術進步已開始滯緩。沙國前能源部長也曾表示,他認為美國的頁岩油將會「觸及頂峰、持平一段時間後下滑,直到下滑出現前OPEC會謹慎調整適應」。

 綜合以上論述研判,儘管明年度經濟成長狀況不佳恐對油價有壓,但若考量沙國企圖調高油價的態度、美國頁岩油供應可能觸頂、伊朗以牙還牙的行事風格及日漸紛亂的世界局勢,明年度的油價能否趨於下跌仍在未定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