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林肯曾說:「民意就是一切。擁有民意,政治上沒有什麼會失敗。反對民意,政治上沒有什麼能成功。能夠塑造民意的人比制定法規或司法裁決的人對政治影響更深遠。」如今台灣也一樣,各政黨或候選人都汲汲營營想操縱輿論贏得選戰勝利。日前報載PTT大砍異常帳號,發現多為挺英網軍,已引發利用社群網路打選舉空戰的爭議,如何讓「真輿論」出現,已成為社會須面對的嚴肅議題了。

 民主機制需要一定的公眾信任和支持才能生效。但現在輿論的塑造方式與以前不同。新聞「守門人」─記者,因各為特定政黨發言,以致漸失公信力。社群媒體或網站已成為公共和半公共話語的重要空間,透過增加民眾獲取信息的機會並大大降低了參與公共辯論的門檻,顯示出其民主化的潛力。

 幾年前,臉書和推特成為民主運動人士的工具,協助「阿拉伯之春」等運動蓬勃發展,如今情勢卻有所轉變,社群媒體或網站可能被操縱以擾亂各國大選,各國執政當局也可能利用網路鎮壓異議分子。近期美國總統選舉涉及蘇聯政府操縱社群網路,與英國脫歐也被認為是被社群媒體操弄的後果,在在顯示出社群媒體存在的一些政治風險。

 政治是需要妥協與聆聽的。社群媒體上過度氾濫提供的龐大資訊,僅准一言堂的聲音,會導致民眾的注意力與思考能力被剝奪,使得民眾的視野越來越狹隘,偏見越來越嚴重,社會上政治對立意識的隔閡也變得越來越大,雖然滿足政治人物之所求,但「真民意」幾乎已無著床之處。

 一個社群網站若被有心人士操縱,就須清理門戶,否則將為輿論市場所淘汰,例如本次PTT大砍異常帳號,以確保其言論多元,可說是明智之舉。

 社群媒體一度被視為民主的福音,如今卻成了民主最大的剋星。社群網站被政治人物相中進而操縱,破壞民主機制中很重要的真民意的產生程序。因此,為了民主健全發展,很多國家皆開始要求社群網站發展業務時,必須向民主負責。

 諸如Google、Facebook、Twitter、SNAP等在世界許多地方定義了訊息生態系統。這些公司幾乎沒有被行政監管,也幾乎沒有任何社會責任,正在完全改變各國公共討論領域。因此各國認為不受管制的社群媒體的時代必須結束。但是不良的監管可能會導致自身的問題。

 行政監管的原則在使社群網站成為一個可信任的言論平台。社群網站不可濫權只容許一言堂的聲音,應容許不同聲音,更不可隨意刪除社群網站內民眾的發言權,應有申訴制度,民眾政治發言要被確保,真民意才有生存的溫床,民主機制始能正常發展。

 (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