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判延宕多年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雖然傳出印度因為擔憂市場開放對國內產業衝擊過大而退出談判,但在其他15國的積極促成下,終於完成談判,預計在明年初正式簽署,將成為全球新一個大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

 RCEP談判進展慢,除了各國經濟發展程度差異大,難以整合立場外,印度一直是最大的障礙,不但自由化態度最為保守,對中國大陸開放的疑慮更高,過去各國也一再遷就印度立場。雖然FTA談判需要共識決,但為了加快談判速度,必須有所取捨,最後還是讓印度先行退出,顯示RCEP談判非常務實且具有彈性,與世界貿易組織(WTO)談判的僵固性形成強烈對比。

 不過RCEP也沒有對印度關上大門,印度未來在準備充分後,原則上仍可加入RCEP。對於RCEP其他成員而言,將印度納入可稀釋中國的影響力,所以希望印度可盡快加入,展現RCEP成員合縱連橫的一面。

 在《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後發先至,於去年年底生效後,由於RCEP中有9國並非CPTPP成員,已經承受到CPTPP的衝擊,所以更積極推動RCEP談判。由此所形成骨牌的連鎖反應未來會持續發酵,催生出更多FTA。

 RCEP主要是整合東協10國與中國、日本、南韓、印度及澳紐5個「東協加一」FTA,相較於其他大型的FTA,經濟規模不算最大,開放的廣度及深度也非最高,但即使不包含印度,也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FTA,未來市場成長具有潛力。特別是RCEP是首次聯結亞洲前2大經濟體──中國與日本的FTA;且RCEP與CPTPP基本持開放立場,均有設計接受更多國家加入的規定,所以未來會形成RCEP與CPTPP互相競爭吸收新成員的情形。

 RCEP也特別強調經貿合作,協定中有產業及技術合作專章,此有助於鞏固區域內的供應鏈連結,對於中國更有加持的作用。因為RCEP成員大致上均在大陸「一帶一路」的輻射範圍;而且除了日本之外,RCEP成員均是大陸所主導的亞投行(AIIB)的會員。大陸會進一步利用RCEP,搭配一帶一路的設計與亞投行的運作擴展其經貿版圖,未來發展值得關注。

 RCEP的到位,顯示全球已走向大型區域貿易協定,主要是RCEP、CPTPP及歐盟對外的FTA,與由美國主導的雙邊貿易協定,彼此競爭的雙軌模式。由於美國在CPTPP及RCEP雙雙缺席,短期內美國也不可能加入,所以美國會更加積極與他國建構雙邊貿易協定,這將帶動另一波全球區域經濟整合的潮流,對於台灣的影響不容輕忽。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