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約30名香港市民手持「放生暴民,人神共憤」等標語,於金鐘高等法院示威及靜坐。(中新社)
11月11日,示威者在香港西灣河街頭縱火。(新華社)

 旺報觀點在層層警力圍而不攻下,香港理大的多數示威者最終選擇投降;大陸全國人大也駁回香港最高法院對於《反蒙面法》違憲的說法。從行動上、法律詮釋上,看出港府乃至北京中央都在做收網準備,然而對於香港社會,在抗議的激情過後,更需要的是休養生息,除了官民對話,也需要世代溝通,無論幾大訴求,都需要各方冷靜下來再和平對話。

 香港反送中運動從一開始的和平理性示威,逐漸變調為暴力衝突頻傳,甚至砸店封路,占領學校,影響到一般民眾的生活、工作、學習。觀察這段時間香港輿論風向的波動可發現,當破壞、擾民行動越多,社會的整體支持度就會下降;但若有手無寸鐵民眾在港警執法時造成傷亡,或離奇身亡、被自殺,社會又反過來同情示威者、批評港警。

 邊際效應遞減

 然而這場運動將近半年,邊際效應隨著時間拉長而遞減,當香港的經濟受到拖累,有另外一群反對暴力的港民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敢怒不敢言的上班族,他們內心的不滿,也同樣在累積。

 年輕人有其理想性,對民主的追求和想像,有更多自己的執著,加上群眾運動帶來的激情,更容易一股腦地陷進去;而在社會打滾多年的另一群港民、或是年紀較長的一群,他們或許更多為了現實生活中的柴米油鹽就被壓得喘不過氣,也或許雖然沒有衝到第一線,但心中默默感謝年輕人願意站出來。

 一起承擔共業

 香港風波反映香港與大陸深層次的政治經濟社會矛盾,這是香港回歸20多年來,無論老少都該一同承擔的共業,當香港年輕人衝在最前線,無懼與警方硬碰硬,撼動了世界後,這股行動與全球關注,都為接下來香港推動各方面改革提供堅實基礎。

 不管香港風波最終如何收場,港府都必將迎來全面改革,勇武港青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香港的老一輩要勇於與年輕人對話溝通,一同結束暴力,重啟對話,莫讓這場運動成為香港世代間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