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系資料照片)

 表面上看來,蔡英文和賴清德搭檔是強強聯手,可以在黨內作最大力量的凝聚,但「蔡賴配」的成形,卻讓人對蔡總統未來的兩岸政策、蔡賴互動及黨內權力遊戲規則產生疑慮,也對民進黨的權謀政治有了新的認識。

 副總統是總統選出來的搭檔,就像新娘選伴娘一樣,絕不會選一個比自己更漂亮的。總統候選人在挑副手時,會有許多考量,過去的副總統有幾種類型,第一種是具象徵功能的花瓶型,例如國民黨威權時代,副總統都是位尊權虛的本省籍大老。陳水扁選呂秀蓮做副手,是著眼其女性及民主前輩的形象,卻讓有志難伸的呂秀蓮有「深宮怨婦」之憾。

 另一種是乖順型,低調認命地扮演助手角色,例如李登輝在第一任選了「沒有聲音」的李元簇,陳建仁也恪遵分際,更配合蔡總統的意願交出棒子。還有專業互補型,例如馬英九選蕭萬長,是借重其經貿長才,與他的法政背景作個互補。最後一種則是接班型,例如李登輝在第二任時選了連戰,不料連戰在2000年敗選。馬英九在第二任選了吳敦義,但吳敦義並沒有能再上層樓。

 蔡賴配應該是派系平衡加接班意味的安排。賴清德在蔡英文民調跌落谷底時跳出來強勢爭奪提名,當時聲勢壓過了蔡英文,他背後的新潮流更是黨內最大勢力。性格強悍的賴清德向來霸氣十足,曾9個月拒絕進議會。初選時黨機器與國家機器對他的雙重打壓,可謂前所未有的難看,也讓人驚詫於自誇民主進步的民進黨,竟會淪為一人的打手。

 後來蔡英文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及香港反送中撿到槍,民調華麗翻身,賴清德飲恨落敗。如今賴清德低頭俯身當起蔡英文的副手,昔日被卑鄙手段打壓的恥辱似乎煙消雲散,新潮流系全部回歸,黨內裂痕弭平全力拚大選。有人驚嘆民進黨癒合之快有如妖怪,卻也看出民進黨為權位可以權謀用盡毫無底線的狠辣。

 蔡英文找賴清德當副手,不只收攏了新潮流的全部支持,也隱約有2024交棒給賴清德的意味,這可能也是賴清德願意放下宿怨出任副手的重要原因。理論上,副總統的身分可以讓賴清德得到比別人高的政治資歷與國政視野,從副總統到總統似乎僅差一步而已,但我國民主化至今,還沒有副總統能跨上這一步。4年很長,什麼事都可能發生,賴清德即便成了副總統,想登大位未必如想像中的水到渠成。

 民調目前是蔡賴配領先,果若成功勝選,有幾個問題值得注意:第一是以賴清德的強勢性格,以及對總統寶座的旺盛企圖心,恐怕不習慣安靜當個深宮怨婦。屆時正副總統如何分工?從屬關係如何拿捏?賴清德想要繼續發展自己的政治地盤,增長自己的聲望,會不會踩到蔡總統的禁忌?屆時強強配是否變成相互叫嗆,成為政局不穩的變數。例如賴主張特赦扁,蔡要如何應對?

 第二是賴清德自詡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蔡賴配固然可以凝聚深綠選票,但也令人擔心,將來府內高層的獨味會更濃,若因此牽扯到未來的兩岸政策,是否會讓兩岸對立更加激化,和解的空間為之緊縮?蔡總統過去對兩岸採取的不挑釁、無意外政策,是否會作修改?

 第三是選擇這樣的人選出任副手,給予他在未來再上層樓的方便位階,在大陸看來,可能意味著台灣「獨還要更獨」,民進黨在蔡英文之後將採取更激進的台獨路線。這會讓大陸當局完全失去和民進黨政府打交道的動機,轉而加強外部施壓及內部拉攏。民進黨政府將無法再進行有意義的兩岸互動,台灣的發展會在這個問題上卡死。

 如今民調大幅領先,蔡總統必須以全民總統的高度,思考國家未來的生存發展。現在台灣面臨的困境與兩岸緊張有很大的關係,與民進黨的反中、反和解政策有更大關係。蔡總統為了勝選用盡權謀,但歷史的評價,是看她給台灣帶來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而不是做了一任或兩任。蔡總統必須慎重思考如何帶領台灣走出困境,這不是和深綠抱團就可以做到的。以務實冷靜的視野向外看,向遠看,向未來看,蔡總統才能在歷史留下無愧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