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中美兩強在新世紀的全球霸主之爭,看來是一個越來越明朗的大勢所趨。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在2017年出版的《注定一戰: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一書中,總結回顧了人類過去500年歷史,一共有16對老大老二關係,其中12個案例以戰爭收尾,只有4個得以倖免一戰。艾利森的研究很有價值,但他似乎未能進一步總結出戰與不戰的邏輯,只是含混地以「倖免於戰爭的4個案例,是因為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都在行動和態度上做出了巨大且痛苦的調整」一語帶過。

 作為500年來17對的中美博弈,結局又將如何?我在這裡願意對艾利森的研究提出一種方法論上的補充,即中美之前的博弈如僅止於競爭性質,或可免於一戰;若走上鬥爭之路,則難免一戰,除非雙方都願意做出「巨大且痛苦的調整」。

 中美之間的競爭,現在幾乎已無所不在了:GDP,中國老二,美國老大,10年後或將互易其位;產業上,中國在製造業稱雄,美國在金融業稱霸;軍事上,美國在航母、隱轟、海外基地上遙遙領先,中國則在高超音速導彈、量子衛星上獨領風騷;太空領域,美在火星上領先,中在月球背面扳回一城;全球定位,北斗與GPS已平分秋色,凡此,均為競爭,你勝或我勝,勝出者非全勝,被勝出者亦非全敗。要之,競爭者,「非零和」的概念也。

 與競爭不同,鬥爭的屬性是「零和」的,其結果是贏者可能全贏、輸者可能全輸。中美之間,目前似乎已經有3個場域,其發展趨勢,鬥爭的概率或將大於競爭:

 一、5G之爭。自美國以洪荒之力攻打華為以來,5G之爭,全球矚目。美國之所以不顧形象,以各種不入流的手段把華為往死裡打,是因為美國知曉其中得失關乎全局,正所謂「得5G者得天下」。5G成功,則物聯網從設計到製造通路,從家居到教育到醫療,從科研到軍事到太空,都將因生產力的倍數爆發而取得絕對性優勢。如果5G之後,中國在6G上持續取得領先,必將對美國霸權地位構成巨大挑戰與威脅。

 二、虛擬貨幣之爭。以區塊鏈及密碼技術為基礎發展的虛擬貨幣,將對所有主權貨幣構成挑戰,此所以美國執政當局對臉書之欲推出Libra深感左右為難的原因。長期以來,全球所有國家都在美元霸權的擠兌下無可奈何,歐、日作為大國,推動歐元及日圓國際化,也難以根本扭轉此等劣勢。中國則另闢蹊徑,以本身的規模、技術投入及移動支付優勢,積極研發全球第一個主權虛擬貨幣,推出之後,也將對美國霸權地位構成巨大挑戰與威脅。

 三、台灣之爭。在地緣上,台灣位於美國西太平洋第一島鏈樞紐,絕不可失。另一方面,台灣作為中國領土與主權不可分割的部分,對北京當局而言也是志在必得。台灣之於中美雙方,都是零和概念,是鬥爭而非競爭。

 是以就邏輯而言,中美的世紀大博弈最終之走向戰爭,並非沒有可能。當然,希望能有智慧及奇蹟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