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倫敦,支持「脫歐」的民眾在議會大廈外集會。(新華社)

 英國脫離歐洲聯盟的公民投票,通過3年多來,英國上上下下,都形成尖銳的對立與混亂,人們無奈與焦慮的心情溢於言表。

 英國人主權至上的觀念根深蒂固,極難接受在國家之上還有一個操控的機制,故英國一直與歐陸的關係若即若離。由於脫歐的聲浪一直高漲,因此以公投決定是否留歐,以便一了百了。因提案公投到實施投票要有6個月的準備期,剛好在這段時間,歐洲難民問題進入高潮,大量湧入歐盟各國,導到51.9%對48.1%通過脫歐公投。但隨後有不少民眾感到受騙,可為時已晚。當時英國只有英格蘭與威爾斯人民投票支脫歐,其得票率分別是53.4%與52.5%,而蘇格蘭62%和北愛爾蘭55.8%都支持留歐,大英帝國形同分裂。

 依照歐盟《里斯本條約》第50條的規定,英國與歐盟雙方有兩年的時間商定脫歐的條款,經過數月的談判,英國和歐盟達成了一份585頁的脫歐協議。但在國會中幾次辯論之後,梅伊首相並未獲得大多數議員的支持,其脫歐方案已經被國會擋下3次,脫歐期限一延再延,逼使她在6月辭去首相的職位。

 之後,由前倫敦市長與前外相強森繼任,而他一貫主張脫歐,上任後更高調主張硬脫歐,企圖與歐盟重啟談判,但遭歐方拒絕。因而就原本的設定,10月31日的確是英國脫歐的最後期限,無論是否達成共識,英國都將在這天離開歐盟。由於英國國會下議院先前通過阻絕「無協議脫歐」的法案,因此如果強森在「脫歐大限」之前無法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而仍執意脫歐,就必須解散下議院進行提前大選。

 但議會在休閉前通過的兩項決議,首相和政府不得繞過議會宣布脫歐;首相不得解散議會提前大選等卻仍然有效,強森當初策劃休閉的終極目的,即擺脫議會羈絆實現如期脫歐的目標,也仍無任何實現的可能。目前朝野各黨終於決定,先解散國會並在12月12日舉行大選,可見英國政局已陷入無法動彈的僵局。

 公民投票雖是直接民權的表現,但因議題複雜,民眾經常不易理解甚至被誤導,英國此一事例就是最佳的證明。同時,公投對於代議政治與政黨運作都會產生負面的影響,單一議題或政策的公投影響越大,政黨的理念與政策將越失去意義,因而增加政黨的投機性以及政治的不穩定性。

 從英國脫歐的公投經驗可知,公投會將政策撕裂後個別處理,而一般的政策都還必須配套,故交由相關政府機關處理,還會比由人民直接決定來得更加專業與完善。再者,公民投票缺乏民主制度中的妥協精神,在此資訊發達的時代,多數的議題都無法以簡單的「是」或「否」來回答,這反而會將議題兩極化,同時還會埋沒少數的意見。

 因此,公投不會創造更多的民主,反而只會製造更多的意見與煽情。目前台灣還有相關人士想以公投來解決問題,英國的亂象告知,這確實如同洪水猛獸,千萬不要步上英國的後塵,不可不慎。(作者為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