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圖為去年11月8日兩人會面。(央視資料照)

 96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警告,美中若無法解決貿易戰,繼續將世界各地的問題視為與對方的衝突,未來可能爆發武裝衝突,其結果將比一戰更嚴重。

 作為當代最出色的戰略家,季辛吉何出此言?估計不外幾個背景:一、當前美國朝野不分黨派空前升高的反華氛圍;二、美執政當局的危機感,具體表現在2017年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者」及「修正主義強權」,及今年3月25日成立「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在此之前,美國曾在1950年、1976年及2004年分別針對共產主義擴張、蘇聯霸權及反恐戰爭,成立過3次類似的委員會,且都取得成功。

 事實上,美國自1918年一戰結束、綜合國力全面超過英國成為全球新霸主以來,為了保霸,先後一共對付掉了5個挑戰對手,依次是德意志帝國(一戰)、日本帝國及納粹德國(二戰)及二戰後的日本經濟大國與蘇聯(冷戰)。如今,美國正把中國視為挑戰她霸權地位的第6個對手。

 美國一貫堅持的「美國第一」,與中國快速崛起後矢志追求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彼此掉入「修昔底德陷阱」,是一個邏輯的必然。然而,就算是雙雙落入了陷阱,根據哈佛大學艾利森教授的研究,至少也有25%的機率能避免一戰,那麼中美博弈的前景如何?是走向25%的和平,還是如季辛吉擔憂的走上75%的戰爭呢?我的研判,比較接近季辛吉的擔憂。

 如我之前撰文指出,中美兩強間的博弈如僅止於「競爭」,比如GDP你老大我老二,產業你金融出色我製造拔萃,全球定位你有GPS我有北斗,情況還不致過於緊張,是「非零和」性質。讓人擔心的是,中美之間明顯已出現或存在的「零和」性質的「鬥爭」,如5G與6G的爭雄、貨幣霸權的爭逐,以及針對南海的角力,所有這些的結局不是贏者全勝,就是輸者全敗。相信這也是季辛吉深層次隱憂所在。

 美國能像過去成功對付5個對手一樣繼續勝過第6個對手嗎?這次情況恐怕會相當不同,因為美國以往所以一貫勝出的優勢似乎正在朝她的新對手─中國轉移之中。

 一、體制:美國體制是市場經濟,加民營資本主義,加美式民主;中國體制也是市場經濟,加的卻是國家及民營的混合資本主義,再加中央集權及地方分權(前者有決策之利,後有競爭之優)。兩體制也許互見優勢,但從國家競爭力比較的3個方面,即效率、前瞻性、戰略視野格局來看,中國似略勝一籌。二、國家元氣:指人才與資本,20世紀流向美國,助美成霸。新世紀流向何方,一取決於市場規模,這是存量概念;二取決於增長潛力及爆發力,是增量概念。中國無疑也擁有較大優勢。

 即此而揣,已可看出美國之對付第6個對手已不若其前5個,未必穩操勝券矣。

 中美世紀爭雄,誰主沉浮,未知季辛吉心中可有答案,但確定的是,他已擔心或將爆發的武裝衝突了。(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