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所有民調都顯示,韓國瑜支持度已遠遠落後蔡英文,有的差距甚至接近30個百分點。有意參選2024大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認為勝負已定,剩下來都是垃圾時間,前總統陳水扁看法不同,認為蔡雖有贏面,但選舉瞬息萬變,還有約50天時間,誰輸誰贏仍很難說,到選戰最後一個星期,都可能出現關鍵性變化。

 民進黨戰略大動作不斷,先布局讓不甘願的賴清德擔任副手,以鞏固深綠選票,又積極宣傳鼓勵支持者出來投票,拉高投票率;澳洲間諜門疑點重重,卻趁機強推「反滲透法」企圖炒高「芒果乾」。可以感到民進黨對蔡的選情,並不如外界想像樂觀,內心深處仍惶恐不安。從這個角度看,陳水扁的看法更符合事實。

 韓國瑜選情數度起伏,不久前強推國政議題,已見拉抬之效。未料變生肘腋,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爭議重創韓的民調支持度,澳洲間諜門事件在民進黨操作下顯然也挫傷了韓的選情。不過,韓國瑜支持者熱情度未減,日前嘉義綠營優勢選區,韓國瑜、蔡英文同時間、鄰近場子辦造勢,場面不相上下,韓國瑜可能還人數略多,東部造勢韓更是遙遙領先。支持者的熱情讓韓國瑜自信滿滿,直言不能靠冷冰冰的民調得天下。

 出現一個很有趣的疑點,今年選舉民調究竟是否真實反映了民意?也就是說,冷冰冰的民調與熱呼呼的民心距離究竟多遠,將是這場選戰勝負的關鍵。

 從技術面角度看,過去選舉民調一貫採傳統市話調查,這次選舉許多調查機構改採市話與手機,或市話與網路混合方式,目的在補足市話民調年輕人樣本過少問題。根據學者吳統雄的研究,當前民調業界的手機名冊並不完整,加入手機使用者卻降低了民調的「隨機性」,誤差範圍必須擴大。尤其在經由加權過後,更可能讓部分政治意識形態鮮明的年輕人成為虛胖的多數,提高年輕族群對調查結果的影響力,因而產生扭曲現象。民調泰斗洪永泰教授在民進黨初選時曾指出,為解決市話母體涵蓋率缺失而納入手機民調是天真的做法,過去的研究已指出,手機族群有高比例的網路族群,表態率高於常人,可能帶來另一種民調誤差。

 從此來看,這次選舉常見的混合式民調,確實可能是造成各大民調機構之間差距頗大的技術性原因之一。此外,不同機構不同的調查周期,也可能影響民調結果。舉例來說,蘋果的周周民調通常調查時間在於周末二日,訪者更多為假日較無意願或較無能力出遊的族群;美麗島電子報較不固定,不過通常時間較短;相比之下,TVBS調查時程較長,更可能涵蓋到不同特性的族群。

 不同機構的調查樣本,出現相當歧異的政治傾向差距,不但影響了參選人支持率的高低,更傷害了調查結果的可信度。以美麗島最新的調查來說,泛綠選民比例高於泛藍不少,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與親民黨等小黨,比例都相當低,分別為3.4%、2%和0.6%。也就是說,呈現綠大於藍、小黨弱的趨勢;然而在TVBS大約同時期的調查中,卻呈現國民黨支持者比率高於民進黨,而民眾黨、時代力量分別有13%和5%的結果,與美麗島截然不同。因此蔡英文在美麗島的調查中,領先韓的程度高於TVBS不少,這是去年九合一選舉未見到的現象。雖然說,不同機構本身可能因技術因素造成調查死角,部分族群永遠調查不到,然而差異過大的樣本結構,可能是這次總統民調差距歧異的原因之一。

 民調是利用科學技術探知民眾對於某議題的意見,是現代民主社會輔助代議政治、間接民主的重要工具。雖然就現實技術面來看,民調存有諸多問題,時常受到批評,甚至在某些時候,會被質疑是「政治文宣」。不過總體而言,仍是選舉中衡量參選人選情與民意方向的重要指標,但今年的選舉民調卻十分詭異,冷冰冰的民調與熱呼呼的民心距離遙遠。

 民調終究只是調查工具,關鍵還是在民心所向。蔡英文執政3年,台灣究竟更好或更壞?國家發展方向是否應該改變?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目前民調數據顯示的是70%選民的意向,剩下的30%選民將決定最後勝負。馬拉松選手都知道,42公里賽程要跑到36公里才算過半,現在才是這場選戰決勝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