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系資料照片)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武漢肺炎)威脅全球。當台灣投入防疫並積極參與國際公衛合作期間,台灣在國際防疫工作上所受到的委屈,實令全體國人感到屈辱和憤怒,所幸因封城而滯留武漢的台灣人民在兩岸持續溝通下終於在2月4日凌晨前首批平安撤回台灣。這項成果實屬不易,兩岸合作防疫是維繫兩岸民心情感的重大議題,兩岸政府更應珍惜重啟良性對話的機會。

 防疫沒有國界,更不分紅藍綠。兩岸政府重啟對話的第1道曙光出現在1月上旬兩岸基於《海峽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北京接受台灣的2位醫生到武漢了解疫情。該協議是2010年已故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與時任海協會董事長陳雲林簽定的《兩岸23項協議》的其中1項,台灣醫生能透過該協議前往武漢,是2016年以來兩岸兩會低度運作的現況下難得且相當正面的訊息。

 兩岸重啟對話的另一道曙光則是台灣正副總統的格局與善意。1月26日準副總統賴清德在臉書發文指出「我曾經以行政院院長的身分前往立法院備詢,公開表示:兩岸有共同的敵人,也有共同的目標,兩岸應該要合作。所謂共同的敵人是指傳染病,天災、地變等;所謂共同的目標是指增進兩岸人民的福祉。」賴副總統更強調「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嚴重,也是兩岸共同合作的時機,呼籲中國應該持開放的態度接受國際援助,台灣也應該義不容辭參與,協助中國解決這個嚴重的疫情。」蔡英文總統也於1月31日表示,基於人道考量,對於中國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的民眾表達關切與慰問之意,「在行有餘力之處,我們願意提供必要的協助」。

 而第3道曙光本該是日前武漢台胞以包機形式撤返回台。一趟包機涉及到班機起飛、落地、乘客優先順位、檢疫程序等功能性議題。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兩岸官方透過非正式管道包括台企聯、台商協會等民間團體進行溝通,終於順利促成台胞返鄉。蔡總統也於2月4日公開對中國大陸方面表達肯定與謝意。但很遺憾,首次武漢撤返台胞衍生極大爭議,而歸根究柢就是雙方缺乏有效具互信的正式溝通管道。

 誠如蔡總統所言,「面對挑戰,對話與合作永遠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雖然2016年以來的兩岸政治僵局,短期內要有突破性的改善實屬不易,但透過「防疫」、「撤返」的議題其實可以看到兩岸高層都展現善意與理解,這是難能可貴的訊息,雙方都應該把握。

 回顧陳水扁總統執政期間,在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努力之下,華航於2003年1月26日首度自上海浦東機場經香港飛返桃園中正機場,完成春節包機輸運台商及其眷屬返鄉的歷史性首航,這段歷史成了兩岸關係史上一件美談。17年前北京能對台灣人民釋出善意,能與民進黨政府溝通協商,17年後何嘗不可?目前武漢台人撤返只完成了第1階段,後續台人包機返鄉議題若透過《兩岸23項協議》中的「航空小兩會」扮演居中角色,或可更有效協助台胞返鄉,也是重塑兩岸對話管道的適當機緣。

 我之所以一再呼籲兩岸官方把握彼此善意,是因為兩岸在防疫合作上已經遇到許多令人失望的事件。除了武漢包機事件外,我們很清楚北京的慣性思維是不讓兩岸問題國際化,也正因為北京因素,世界衛生組織(WHO)拒絕我國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WHO的疫情報告把台灣納入中國的一部分,甚至導致ICAOs將台灣畫為疫區,並衍生越南和義大利對我斷航,相關事件已對台灣人民的情感造成一次次的傷害。

 即便台灣主體性和國際地位,反而在此次事件中因為我國的公衛實力和政府與社會的長期努力下,再一次地被國際重視,並且被認知到兩岸是互不隸屬的政治實體,但結果還是造成兩岸社會的對立情緒升溫。

 在人類共同危機的當下,人道與人權理應先於政治,這是兩岸關係的歷史機遇。我們必須提醒,九二年香港會談是兩岸官方為了處理事務性議題所達成的一項「理解」,「九二精神」的本質應是擱置歧異、相互理解,目標是促進兩岸人民的福祉,而非界定兩岸政治關係定位。兩岸合作抗疫重啟對話的曙光已經出現,期待兩岸官方從共同抗疫這個事務性、功能性議題開啟良性對話與協商,或許從中產生兩岸新的「理解」,形成更符合兩岸內外形勢變化需求的「新共識」。(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