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P.Seven提供)
在潘雨晴心中,每支香水都有其故事,還有顏色、情節。(P.Seven提供)
P.Seven茗香水,1850元。(P.Seven提供)
WHISKY香水是為Diageo集團設計的威士忌香水。(P.Seven提供)

 「我們熟知的香水,往往來自歐洲,特別是香水之都法國,但其實台灣本身就有很多很棒的素材。」被日本媒體稱為「天才氣味設計師」、P.Seven創辦人暨社長潘雨晴這麼說。她近來更因為星宇航空設計專屬空間氣味「星宇香」而更受矚目。

 用香水訴說台灣故事

 來自花蓮富里的潘雨晴,是個30歲的輕熟女,在國中時,因為阿姨送了她人生第一罐寶格麗綠茶香水,那是她第一次接觸到香氛,也開啟她對氣味產生興趣。從此在她心中,每支香水都有其故事,還有顏色、情節。

 P.Seven所有的氣味、瓶身設計都堅持取i材台灣素材,像耗時1年半才完成品牌經典、常賣到缺貨的「台灣茗香水」,原來意念就是以香水說一個關於台灣的故事,像瓶身選用膚色,就與代表著台灣文化、人情;至於前調有台灣檜木、杉木等元素,讓人聯想到台灣的高山、森林;中調則用了能代表台灣文化的金萱茶,底調加入柑松、麝香等元素,來象徵台灣人情味。

 化茶葉威士忌為香氛

 2019年是P.Seven品牌的躍進年,不只正式進軍日本市場設櫃、成立分公司,也吸引國內外大品牌邀約合作,像日本百年茶葉找上門來談合作,希望透過空間香氛的設計,留住「茶香」,繼而推廣「茶文化」;酒商帝亞吉歐則特別設計了「只送不賣」的香氛做為贈禮,香水含有3%酒精,潘雨晴笑說,這個案子很成功,為酒商吸引到很多不喝威士忌但喜歡香水的消費者,他們還為香水贈品,特別去買酒,本來跟帝亞吉歐談做一支香水合作,過程中相談甚歡,也加碼到3支香水。

 潘雨晴說:「過去香水被視為歐洲文化,而歐美品牌來台灣找我們做氣味,代表一種認可,甚至很多歐洲調香師都知道台灣有氣味設計師,我希望可以為台灣發展起香水產業鏈,因此很堅持成分、包裝都在台灣製作,過程中很辛苦,常常要拜託廠家,但身為全台第一家香水出口公司,覺得既然開始了,就該繼續努力下去。」

 藉氣味找回平靜力量

 氣味設計師是新興行業,國內也越來越受到企業矚目,吸引到注重企業識別的公司上門,尤其這些公司有專屬制服、音樂,對於氣味自然也不馬虎,像是她為星宇航空設計專屬空間氣味「星宇香」,為自己品牌吸引許多年輕消費者關注,但她也說,這些設計都是買斷的,就算對「星宇香」戀戀不捨,消費者也只能在星宇航空購買,「很多真的很喜歡的味道,賣掉就買不回來。」而靠著氣味設計,她還因此結緣銀行、建商、、家用品、私廚等,創造這些品牌的專屬識別香。

 潘雨晴也透露,自己是很多許多消費者來買完後,在社群打卡回饋後,才知道原來自家消費者模樣有這麼大的不同,很多醫生、藝術家、音樂家等。針對近期的疫情,她也以專業給予消費者暖心的建議,可以選擇乳香、安息香成分的產品, 為心情找回平靜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