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美聯社)

 嘴硬好幾天的美國總統川普,終於在巴西總統府的通訊處長確診新冠肺炎之後,在媒體的逼問下鬆口表示「有可能」去接受篩檢。川普的女兒伊凡卡,也因為曾近距離接觸已確診的澳洲內政部長,而有患病風險需要自主隔離。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的夫人日前確診,所以連帶總理本人現在也要被隔離。加上歐美各國都有政府高層陸續中鏢,這次的新冠病毒真的很毒。

 歐美各國相較亞洲,疫情爆發和後續處理都落後了一大截才陸續發酵。3月11日川普宣布自13日開始,30天內全面停飛歐洲除了英國之外來往美國的航班。此舉等同是禁止所有歐洲人來美國。但英國首相強生卻沒有禁飛歐洲往來英國的航班。而且強生也講明了,政府不會宣布停課,並呼籲國民非必要不要就醫,以免造成醫療體系壓力,總而言之,就是英國人做好個人衛生,自求多福吧!所以就算美國想要圍堵歐洲,但留了英國這個破口,依舊暴露在被歐洲影響風險之中。

 明明全球疫情這麼嚴重,為什麼川普就要獨漏英國呢?這背後顯然就是政治考量。這次疫情在歐美的大爆發,很多人才好奇為什麼這些所謂的「西方列強」,反應這麼慢半拍?因為在義大利突然疫情大爆發,歐洲人驚覺一切已經失控之前,各國的第一反應不是馬上實施應對政策,而是先就該如何看待新冠肺炎,是不是當做普通流感就好、該不該停課等有過一番討論。而且一開始的焦點是先找「誰是始作俑者」。所有國家都說是義大利惹的禍,義大利則喊冤說是德國的帶原者害的。這一個抗拒、卸責的過程,就影響了之後圍堵防線的架設時機,最後變成失控狀態。

 德國還算是好的,政府還能讓醫療體系維持一定的運作,義大利大家都看到已經陷入全面失控。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每1000人可以分配到的病床數,德國是8張,義大利只有3.18張。義大利在整體醫療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才會出現「有錢都看不了醫生」,政府下令放棄老人只救年輕人的殘酷選擇。甚至還有被政府「拋棄」的義大利人,只能靠直播和網路向外界求助的慘況。

 美國呢?美國每千人的病床數更低,只有2.77張。不過美國地廣人稀,有地理環境上的先天優勢,可能不會傳播得這麼快。現在將大部分群眾聚集的活動都取消或是延期,也大幅降低群聚感染的機會。不過美國這麼大,後續的防疫政策實施和政令宣導也是考驗。不像我國是中央政府說怎麼做,各地政府配合。美國各級政府各自有各自的管轄權,甚至在地方議題上,州政府是凌駕於聯邦之上的。

 所以雖然川普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要動用500億美金災難救助金,幫助應付各州在醫療人力和設施營運的成本,只是分到最後,一般大眾能分到多少資源又是另一回事了。還不提確診之後接受治療的費用。因此大多數的人就算有症狀也不願意受檢,變成了一個官方無法掌握疫情的漏洞。歐美各國的考驗,恐怕沒這麼快落幕。(作者為口譯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