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席捲歐洲,原定4至5月登場的北約「歐洲捍衛者2020」(Defender Europe 2020)聯合軍演,現在遇上大麻煩。圖為法國街頭警察站岡。(路透)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歐洲,原定4至5月登場的北約「歐洲捍衛者2020」(Defender Europe 2020)聯合軍演,現在遇上大麻煩。不是俄羅斯等假想敵,而是看不見的對手─新冠病毒。美軍為首的北約盟軍擬出動4萬部隊,但這場號稱冷戰後北約的最大演習,受疫情攪局極可能被迫縮小規模,延期,甚至乾脆停辦。

 這場北約秀肌肉的伸展台,原定在德國、波蘭與波羅的海周邊國家舉行,主旨在於透過威嚇敵人推動和平、演練反擊假想軍事攻擊,並昭告歐洲人民,聯軍將保護他們對抗所有威脅,被解讀為美國與盟友對俄羅斯的武力炫耀。對俄羅斯來說,這次演習等同於宣戰書,也就是說,未來北約在歐洲的地面戰爭,基本上將依演習的框架進行。

 4萬多國部隊大舉群集疫區,人身安全堪慮。美國歐洲司令部稍早表示,美軍會縮減參與規模。前五角大廈官員馬洛夫說,「如果演習推遲幾個月,我一點也不意外。」退役的空軍中校科威亞考斯基女士認為,演習不是延期,就是乾脆取消,西方國家會樂於接受,因為各國防疫、抗疫或執行緊急命令,都急需部隊支援,當局也需要他們協助遏制民間的緊張,甚或因政府崩盤引發的動亂,包括美國,「在此節骨眼,不會有人希望國軍在海外舉行演習。」

 馬洛夫說,參與演習的部隊自疫區返國,在移動間「只會加速病毒蔓延」,遑論還得強制隔離兩周,因此人員調動越少越好,「我們只會看到最小規模的演習。」

 另一大隱憂是,北約盟軍在配備和心理上,可能都沒準備好面對新冠肺炎這項風險。馬洛夫表示,美軍有接受生物戰訓練,但他不確定,「在戰場環境下,裝備是否足以對抗新冠病毒,畢竟這是美軍不曾面對過的狀況。」

 俄羅斯戰略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米哈伊洛夫指出,在此種演習中,握手對話都免不了,高階軍官、指揮官極可能暴露在高感染風險中。俄國退役軍官霍多爾諾克強調,明知歐洲疫情嚴重,還派大隊人馬到疫區,「選在疫情遍地開花之際秀肌肉,時間點糟糕透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