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面臨巨大的收支壓力,須通過適度擴大財政風險去對沖。(中新社資料照片)

 各國政府為了對抗疫情振興經濟,無不競相「大撒幣」,但也造成財政壓力。中國財政科學院院長劉尚希表示,大陸擴大赤字規模是有必要,但這是短期作法,此同時更要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提高財政績效。

 面對不確定的疫情,許多國際知名經濟學家都倡議各國政府該推出更強烈的財政政策,甚至要如同「坐著直升機撒錢」般大手筆,不必太在意財政紀律,才能拯救即將崩潰的經濟。

 劉尚希20多年來一直研究和關注公共風險,他在接受路透專訪時表示,大陸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減稅降費、減收增支等多種因素,使得今年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財政都面臨巨大壓力,通過提高財政風險來對沖眼下的經濟社會公共風險是必要的,但要適度。

 他說,衡量更加積極有為的財政政策的標準不是赤字率是否突破3%和債務規模擴大,在今年減收增支壓力巨大的前提下,彌補收支缺口、擴大赤字規模有必要,但同時更應該在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提高財政績效上做文章。

 「疫情以及由此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毫無疑問要通過適度擴大財政風險的方式去對沖,但要適度,如果分寸把握不好導致財政不可持續的話,就會帶來更大的風險,」劉尚希強調。

 他認為,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事關經濟社會的穩定;財政的穩定是整個經濟社會穩定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財政出現危機,那麼,已經形成的開支都不能得到保障,麻煩就大了。

 「現在財政風險毫無疑問是越來越大了,但一些觀點暗示財政承受風險的能力是無限的,把財政承受風險的能力無限擴大,這可能是當前最大的風險,」劉尚希表示。

 他說,今年財政減收性赤字是有必要的,但不能長期化,要加強中期財政預算,不能過一年算一年,只顧眼前;政策只能應對短期的問題,改革才能解決長久深層次問題;中國要打破固化的支出結構,提升中長期財政規畫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