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赴武漢考察指導疫情防控工作。(新華社)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已導致中國大陸經濟情勢面臨嚴重衰退。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今年1至2月的工業產值增速較上年同期下降13.5%,零售總額下降20.5%,固定資產投資下降24.5%。這些數據顯示經濟衰退的情勢十分嚴峻。但隨著疫情的逐漸減緩,3月分各地開始復工,情況大幅度改善,有些地方已恢復正常開工。

 但由於歐美各地疫情擴散嚴重,大陸當局必須慎防國外疫病的反向輸入,避免新一波疫情蔓延。基於此,在第1波從內部封城封省、全面管控、有效對治後,如何應對第2波疫情的新挑戰,對經濟成長造成不利影響,確實是對國家治理體系的重大試煉。

 迄今為止,全球各地面對疫情擴散,出現了3種不同應對模式,第1是中國式的「國家社會主義」。包括積極管制、有效隔離,竭盡醫療資源進行救治,展現了從中央到地方一條鞭、同心協力、共同防護的國家治理能力。目前義大利正仿效此一模式運作,而波蘭、斯洛伐克、馬來西亞等國的應對措施也日趨嚴密。

 第2種模式則是平常心應對,盡可能不去限制民眾的自由行動,而且要靠自身的免疫力對抗病毒,非必要時不動用有限的醫療資源。英國首相強森提出「群體免疫」的說法,是指當60%以上的人群產生了免疫力,就可保護社會中的弱勢和老年群體。這也意味著在英國6644萬人當中,可能會有多達4000萬人染病。據英國國家衛生署估計,感染之後可能有790萬重症患者必須住院治療,許多人會因此而喪生,這是一種「自然淘汰」的應對方式。強森的話非常直接:「更多的人將失去摯愛的親人」。目前瑞典也採取此一模式,凸顯了「社會福利國家」在面對嚴重疫病時能力的嚴重不足。

 第3種模式是美國式的「自由資本主義」,動員民間力量共同對治。民主、共和兩黨放棄黨爭,提出一系列的防疫措施,將低效遲滯的政府官僚體系與高效運作的市場機制對接,其中包括:在超市與藥店進行免費快速檢測;對貧病、老人提供上門服務;排除醫院官僚化的住院規定、及時診治病人;以及自願在家上班與自主隔離。這是應對美國這樣一個高度自由開放、貧富差距懸殊、公衛能力不足、官僚效率低下的社會比較有效的防疫策略。

 上述3種應對模式中,「國家社會主義」的效率最高、成效立竿見影,但耗費的成本非常大,限制自由造成的民怨也很多,如果沒有充分的財政能力和舉國一致的動員體系,實難以為繼;至於「社會福利國家」,主要是依賴民眾的稅收維持日常運作,無論是財力、物力和人力,都只能處理普通的疫病,不足應對嚴重的危機;而美國式的自由經濟市場體制一貫強調「小政府」或「有限政府」,若非動員民間力量共同參與,恐也無法安度難關。

 就此而論,現階段中國大陸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重點之一,應該是厚植民間自主實力,將更多優秀的人才儲備於民間;同時充分發揮政府的領導力與協調力,並強化民間協同合作與自主管理、應對危機的能力。唯有如此,才能共同面對嚴峻情勢的挑戰。

 (作者為國立金門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