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教生制度讓學生可以兼顧讀書及賺錢維持生活。(教育部提供/林志成台北傳真)

 建教生也需要紓困!高職表示,過去建教生到業界訓練時,有時會被動或主動加班,學校則勸業者別這樣做;但現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各行業,許多建教生被減班,甚至6月起另一批建教生可否再到業界訓練都陷入未知,他們一旦沒了收入,生活可能遭遇困難。

 6月起 生活將陷困難

 高雄市私立中山工商有2800個建教生,建教組長廖家欣說,建教生到業界訓練,比較常出現的是「訓練時間」爭議,譬如飯店餐飲業,因為生意太好,要求學生留下來多工作1小時,或學生想增加收入,主動表明願意加班,但這都違反規定,學校會勸業者別讓這種事發生,否則大家都有麻煩。

 不過廖家欣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許多業者少了訂單或沒生意可做,建教生的工作也減少。從3月起,餐飲業開始受到影響,有15到20位建教生因沒工作可做或為了躲疫情,已被安排回學校上課。

 「疫情若不結束,原本6月起要到業界訓練的建教生,可能出不去。」廖家欣說,許多工業類的公司4月已通知學校,如果疫情衝擊持續,他們可能無法接受建教生。建教生的經濟狀況原本就比較不好,他們若不能到業界訓練,收入沒了,生活可能陷入困難。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法務中心執行長林金財說,經實地訪視,「訓練時間」確實是建教合作最具爭議的議題。舉例來說,業界常施行「月休8天」,而「輪調式」建教生一次是3個月(約91或92天、13周),按照業界標準是3個月休24天,但依《勞基法》他們是要休26天,建教生實際少休2天。

 教部回應 輔導繼續就學

 教育部回應,為協助經濟困難之建教生,已請學校積極另覓新廠辦理補評估,以安置建教生進廠實習;如確實無法進廠實習時,請學校安排建教生回校上課。同時,為避免影響建教生受教權及學分採計,請學校研議以輔導轉科、轉學,或轉至附設進修部並白天安排工讀等方式,提供建教生繼續就學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