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前夕,立院一讀通過《人工生殖法》修正案,令代理孕母的解禁出現曙光。圖為孕婦產檢照超音波。(本報資料照片)

 母親節前夕,立院一讀通過《人工生殖法》修正案,令代理孕母的解禁出現曙光。長期推動代孕的和信治癌中心藥劑部主任陳昭姿表示,台灣早在約30年前就有人工生殖技術,但礙於少數極端人士的反對,代理孕母的解禁遲遲沒有答案。許多人因不孕不敢結婚、婚姻出問題,甚至輕生,台灣既能讓同婚合法,為何不能一圓不孕女性的心願?少子化時代,政府更應加速修正案的通過,別再剝奪女性權益。

 患有先天性子宮發育不全的陳昭姿在1985年結婚,當時她與先生不敢讓公婆知道不孕的事實。結婚同年,台灣出現第一個試管嬰兒,技術與代理孕母相同,同樣是將精子、卵子結合,送入健康的子宮,但多年以來,僅有試管嬰兒能光明正大地進行,無子宮、子宮有疾病的女性所需要的代孕都只能偷偷做。

 「多少人因為不孕問題,不敢去追求幸福」。陳昭姿年輕時遇到異性追求,卻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資格戀愛、結婚,身邊一些病友甚至為此輕生。有些人認為人生的幸福就是要有小孩,這是他們的人權,歐美國家即便沒有東方人傳宗接代概念,但基於人權的保護,讓代理孕母行之有年。

 國健署過去調查發現,國內有8成的民眾支持開放代孕。2004年陳建仁擔任衛生署長期間也舉辦公民會議,希望一年後能完成相關立法。陳昭姿表示,取得多數人認同的代理孕母至今未解禁,但同婚卻能合法化,台灣既能以此當上亞洲第一,為何在人工生殖上卻要落後?

 台灣生育率墊底,許多人怕養不起而不敢生,但不孕者卻是最不怕養孩子的一群人。陳昭姿表示,過去常有極端人士反對解禁,甚至在母親節高舉白布條,抨擊代孕物化女性、將女性當作生殖工具,但不孕的人連將子宮用作生殖工具的機會都沒有,「這些話都像在拿刀刺我們的心」。

 陳昭姿表示,有人說代孕有出錯率,但考試也有出錯率,難道就不考試了嗎?多年以來許多不孕女性都受盡了委屈,政府對不起這群人,應趕快彌補。目前國健署也已有了擬好的草案,政府應該加速《人工生殖法》修正案的通過,成全別人,讓不孕者也能追求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