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妤玟在孩子面前展現自己的喜怒哀樂。(粘耿豪攝 場地/N-ice Taipei)
何妤玟迎接離婚後的第一個母親節。(粘耿豪攝)

 何妤玟年初剛與前夫辦完離婚手續,今天迎接離婚後第一個母親節,她與前夫及2個女兒上周已簡單吃飯慶祝母親節,「別看我跟前夫現在和平分手,其實去年我們也經歷過很混亂的時候,如果要問我為自己當媽媽打幾分,諮商婚姻之前是85分,去年是65分,現在則是75分。」

 她在單親家庭中長大,從小和媽媽一起生活,過去總是想當100分的小孩,達到媽媽的標準,懂事後,都以求好心切及忍讓態度面對,包括感情態度也是,自己身處其中卻不自知,直到在婚姻中喘不過氣來,才發現自己的缺點。

 她自打的3個分數其來有自,在沒有察覺婚姻亮紅燈前,自認是85分的完美媽媽,「去年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媽媽,因為我就像處在失戀療傷的情緒中,我不能勉強對方愛我,但當感情流逝時,我有請對方幫忙,本來主要照顧者是我,我們變成五五分擔,我還是一個及格的媽媽,但無法像以前一樣當個完美媽咪」。去年釐清自身價值及感情,她為自己打了65分,「雖然現在是75分,但相信會越來越高」。

 離婚後,何妤玟跟前夫的教養方式做了調整,「還在婚姻時,很多時候如果教育理念不一樣,會以爸爸為主,但是沒有婚姻的束縛,2個人通力合作反而是1加1大於2」。她認為,如果只用一個人的思想去扶養孩子,有時候可能產生偏頗角度,「我的個性比較自由奔放,相信可以讓我的孩子知道,在不影響別人之下,她們也可以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

 ●孩子的感受比大人敏銳

 何妤玟在處理離婚過程中,特別在意2個女兒的情緒及接受度,她自己童年時,發現爸媽回家不說話,「其實就會知道他們今天開不開心?」她認為小孩的「五感」比大人敏銳很多,跟媽媽連結很深,這也是她特別小心處理孩子情緒的原因,「我很怕在過程傷害她們」。但她並不是一味隱瞞的媽媽,「我在後期去看心理諮商師,會跟孩子說自己不舒服,所以需要看醫生」。

 當時大女兒還問:「可是媽媽沒有咳嗽、發燒啊。」何妤玟把手放心臟位置,對女兒說:「媽媽這裡痛痛的也是生病,需要醫生的治療。」這個表達方式讓女兒們了解媽媽的狀態,「我的個性比較直率,我在孩子面前盡情展現身為媽媽的喜怒哀樂,卻又不傷害到她們,這部分我有特別詢問過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