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蘭市成為全大陸唯一的疫情高風險地區。圖為吉林鐵路公安處在車站增設專門警力。(取自新浪微博@大河報)
5月13日,在吉林省吉林市一市場門口,市民戴口罩掃描吉祥碼。(中新社)
武漢市繼續強化小區封閉管理,外出購物的居民走在封閉區內。(新華社)
武漢市部分地區加強核酸檢測。圖為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的核酸採樣檢測點指引牌。(新華社)

 大陸東北再度告急。5月11日,吉林舒蘭市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成為全大陸唯一的高風險地區。陸媒消息,舒蘭市公安局至少還有一名民警和一名輔警被確診,同樣被確診的還有舒蘭市政府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前院長、流行病學專家姜慶五表示,黑龍江和吉林兩地相繼出現問題,肯定有內在的聯繫,政府職能部門工作中有一定疏漏。

 對於無症狀感染者,姜慶五指出,真正的無症狀的概率很低。所謂的「無症狀攜帶者」,多少都會有症狀,比如體溫、上呼吸道等方面。現在很多所謂「無症狀」都是在推卸自己的責任,仔細去推敲、嚴格去調查,還是會發現問題。

 疫情迷離 舒蘭市封閉

 自5月7日以來的1例確診病例發展至十餘人,打破了吉林省73天無本地新增確診病例紀錄。

 吉林的狀況還在蔓延,大陸衛健委公告,12日大陸31個省區市新增6例本土病例,均在吉林,且都是此前病例的密切接觸者。6例確診者,其中4例為吉林市舒蘭市同一人密切接觸者,另一為舒蘭市另一病例密切接觸者;一例為吉林市豐滿區病例密切接觸者。目前,舒蘭疫情傳染鏈共有22名確診患者,21例在吉林,1例在遼寧瀋陽。

 來源成謎、多人感染、跨省傳播,吉林的突發疫情顯得撲朔迷離。目前舒蘭市所有社區、村屯實行封閉管理,全市所有診所、零售藥店一律停止銷售治療發熱類藥品,診所不接診發熱病人,已經復課的高三學生再次回到家中備考。

 正在舒蘭支援疫情防控的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感染控制中心吳安華在接受《中國慈善家》採訪時表示,雖然都是新冠肺炎,但疫情在不同區域的傳染性、病毒基因型、潛伏期和臨床表現可能有差異。

 他說,首先考慮經呼吸道飛沫傳播或密切接觸傳播,但難以排除氣溶膠傳播的可能。傳染病流行病學調查時,儘管在大多數情況下,找到相對零號病例並不太難,但有時尋找絕對零號病例又確實不易。

 控好人流 可不必封城

 流行病學專家姜慶五認為,哈爾濱和吉林市的教訓是一個警示,其他地方政府及職能部門絕不能放鬆、有僥倖心理,一有風吹草動,就要下最大的力氣、最大的決心做好相關工作。「出現相關症狀者,馬上高度重視,該隔離隔離,該觀察觀察。」

 姜慶五指出,同時要做好解釋工作,考慮老百姓的情緒,避免出現恐慌心理。高度重視並不一定要封城,但某一個區域內控制人員流動是有必要的。第一例病例很難杜絕,但要及時發現,去阻止第二例、第三例,這是當地公共衛生、疾控等行政機構應承擔的責任。

 鐵路吉林站 暫停發車

 吉林市13日發布《關於吉林市城區進一步強化疫情管控措施的公告》要求:吉林市停運所有客運班線、旅遊包車,但貨運車輛正常通行。前往外地人員須持48小時內自費核酸檢測陰性報告並嚴格自我隔離後,方可登記出城。

 據吉林市衛健委通報,不到一周時間內,吉林市新增確診病例累計達21例。當地疫情管控措施進一步強化。13日6時起至另有通知時止,暫時停辦鐵路吉林站始發及經由旅客列車的旅客乘車業務。

 湖北方面,再度傳出社區感染的武漢市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社區已實施全封閉管理,社區及周邊地區已開展大規模核酸檢測,三民社區、長青街及毗鄰的舵落口大市場實行應檢盡檢,目前檢測人數約7萬人,檢測結果正在逐步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