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交通、教育及文化委員會13日聯席審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被提名人資格,主委被提名人陳耀祥(左起)、副主委被提名人翁柏宗、委員被提名人林麗雲、王維菁、蕭祈宏到場備詢。(姚志平攝)

 立法院昨起審查NCC人事案,立委直接丟了個大難題,要改「萬年頻道表」。平心而論,萬年頻道表不是不能改,是改不了,牽扯到系統商及頻道業者的核心利益,這恐怕不是NCC委員們說了算,府院不挺,同樣沒輒。

 台灣有線電視頻道間位置的分配,充滿業內的潛規則,過往怎麼罵、怎麼嫌,反正沒別的選擇,也只能摸著鼻子繼續繳收視費。現在有了MOD、甚至是愛奇藝、Netflix,剪掉有線電視的就變多,這是市場機制。

 講得直接些,NCC就算不動有線電視,在市場機制下,收視戶會用實際行動與不長進的有線電視分手。結果有二,一是好死不如歹活,就繼續爛下去,賺一天是一天,另一當然是有了這種刺激,業者就大刀闊斧改革。

 立委、NCC當然希望促進改革,但最棘手的是利益難擺平,如果當年黎智英的壹電視,怎樣都上不了架,賣給年代董事長練台生後,竟自然上架了,就不難理解背後眉眉角角。

 換言之,不管是從100台擴增成1000台,或是消滅「240俱樂部」,讓全體頻道分潤,這絕對都觸及核心利益,恐遭舖天蓋地反擊,若要成全民眾收視權,勢必有人犧牲。

 但別忘了,擁有系統業者、甚至頻道者,與綠營高層交好者不在少數,這也是萬年頻道表動不了的主因。NCC當然可以硬幹,但如果沒有府院點頭,就不知這犧牲會犧牲掉誰?

 此外,新一屆NCC委員還要處理包括愛奇藝、騰訊WeTV等在台落地問題,甚至是OTT TV專法、反媒體壟斷法等,涉及兩岸敏感神經與政治風向,「吃力」的程度不下於以往,注定是場苦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