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叔元(右)與方宥心昨拍照時玩開了。(石智中攝)
方宥心(右)與柯叔元在《做工的人》中是「性工作者與恩客」關係,互相療癒關心。(大慕影藝提供)

 由大慕影藝製作的原創影集《做工的人》,上周日首播2集即被PTT網友推爆,掀起熱烈討論。柯叔元與方宥心突破演員框架,演出「超強鐵工」與「性工作者」。劇中2人有激烈親密床戲,導演要求「要讓人臉紅、血脈賁張」,方宥心拍完床戲被發現臉和脖子真的都紅了,她13日笑著解釋:「是叔元哥當時留著小鬍碴,磨到我皮膚有點過敏紅了啦。」

 方宥心說,柯叔元拍攝前仔細詢問導演鏡頭怎麼拍、會帶到哪裡、需要哪些肢體觸碰,正式拍攝時,他下半身完全懸空,「大概就是棒式核心訓練那樣只用手撐,但鏡頭上呈現各種可以想像到的男上女下的律動」。他每拍完一個鏡頭,都會貼心詢問她「還好嗎」?她反而覺得他比較累,像在訓練核心肌群。

 9秒飆51字髒話

 方宥心有一場「9秒狂飆51字髒話」橋段,髒話講得快又溜,押韻且對仗。她說當時就像背歌詞、順口溜般,每天如念「心經」一樣狂練習。有天媽媽受不了,問她「這是《做工的人》要念的嗎?真的很接地氣喔」,拍完這場戲當場虛脫,因當時正發燒,1天吃了3次退燒藥。

 柯攜兒女看床戲

 柯叔元受封「頹廢帥大叔專業戶」,離婚恢單7年多的他沒與小孩同住,但每周見面,首播日剛好與14歲的女兒和12歲的兒子一起收看。激戰床戲是否青少年不宜?他說小孩都大了,「他們已經懂很多,只是沒跟我討論」。他覺得現在小孩太聰明,網路又發達,父母教育小孩已經不能依循自己那年代的方式,至於感情現況?他說沒有,「如果我有對象,就是我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