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210多名南韓企業員工啟程前往天津復工。他們是首批申請通過「快捷通道」入境大陸的韓方人員。圖為大陸駐韓大使邢海明當天介紹中韓「快捷通道」。(中新社)
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大陸與南韓相互開通商務人員快捷通道,經核酸檢驗為陽性,即可免隔離入境,與德國商務人士的互免隔離,也開始協商,可能很快就可以付諸實現。大陸疫情已趨緩,台灣風險甚低,許多台商希望北京也能對台商開放,建立兩岸商務快捷通道。

 陸韓建立快捷通道是兩國元首共識下的行動,為兩國重要商務、物流、生產和技術服務人員往來提供便利。在新冠疫情大流行背景下,這一安排體現了國際合作創新,為求世界經濟復工復產、全球產業鏈復甦乃至升級,需要更多這樣的「快捷通道」。

 大陸走出疫情陰霾並很快實現復工復產,其中的一大法寶就是各地區的「互認」制度。疫情早期,大陸各地都採取了較為嚴格的封鎖和管控措施,隨著疫情形勢緩解,各地恢復經濟生活所需的人員、貨物流動與疫情管控措施產生矛盾,大陸管理層隨後提出低風險地區健康碼互認通行政策,為較快實現經濟復甦奠定了基礎。

 疫情回落後,各國復工復產大可借鑒這一思路。各國抗疫的方法、標準雖不同,但可以綜合核酸檢測結果、大數據追溯過去14天行程地的風險級別,以及健康狀況檢查等,來確認是否具有傳染風險。在此基礎上,實現各國健康人員的有序流動。這既是全球合作抗疫與復工復產的需要,亦是全球治理數位化的需要。

 「快捷通道」所體現的務實態度和降低壁壘,是經濟全球化升級的一個方向。全球化儘管因新冠疫情按下暫停鍵,但恰恰給了全球化進程一個緩衝,帶來了一次思考和進化的契機。興起於20世紀90年代的全球化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水準,深刻改變了世界經濟運行方式。當下它帶來了不少負面問題。但全球化推進的動力依然存在,其方向不是各國趨同,而是打通壁壘,讓各國融而不同。全球化所要求的經濟一體化,意味著各國經濟之間的高度流動性、信任度。

 在疫情之前,各國貿易、人員、資金流動雖頻密,但各國的政策溝通協調、規則互認、民心理解與互諒顯然還沒有與此對標。因而,疫情之後的全球化,無論是中韓自貿區、東亞經濟一體化還是全球經濟一體化,在規則、政策、人心溝通方面應更具協調性,更加融合。

 再次,全球產業鏈亟待復甦,「快捷通道」是恢復產業鏈的必要條件。疫情對全球經濟衝擊嚴峻。IMF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3%,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同步陷入衰退。專家普遍預測要到2021年中旬全球經濟才能恢復正常。而在此之前,各國所能做的不僅是鞏固抗疫成果,還要積極為全球經濟產業鏈恢復「搭橋」,在人員、物資、裝備等各個流通領域摸索安全、有效的創新辦法,才能助推世界經濟盡早走出低谷。

 目前一些發達經濟體開始實施脫鉤論,一方面是基於公共衛生安全考慮,也許會將醫療設備等特定行業回流本國市場,另一方面則是基於政治邏輯,執意從政府層面推動企業與大陸脫鉤。而實際上,全球產業鏈的布局主要取決於企業層面的商業理性,也就是說,哪裡能創造效益、哪種方式能節省成本,企業就會選擇如何布局產業鏈。疫情再次凸顯大陸等新興經濟體快速恢復的活力與韌性,依然是投資與興業的熱土。

 大摩的研究結論表明,受疫情影響,實際上中短期可能會放慢企業界自貿易摩擦以來的產業鏈搬遷趨勢,而非加快。疫後全球產業鏈也許會重構、調整,但多邊主義與國際合作的方向不會改變。理性國家會讓經濟行為歸屬經濟邏輯,順勢而為,而不是讓其服從於政治邏輯。

 全球抗疫上半場主要在救人,下半場主要在救經濟,而全球經濟恢復程度取決於國際合作狀況。在人為築牆的當下,中韓之間的快捷通道是一個好的開始,體現著開放、信任與合作,這既是經濟恢復之路,亦是全球抗疫之捷徑。兩岸的疫情防控開始趨於穩定,也應當加速相關的快捷通道安排,為台商台企復工復產、為兩岸經濟復甦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