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市議員韓賜村14日早上到余姓死者靈堂上香,獲悉余妻墜樓感到訝異及歉意,事後立即前往醫院探視。(柯宗緯攝)

 高雄巿議員韓賜村涉嫌肇事過失致死,卻不承認闖紅燈,辯稱看到是黃燈,挨批沒有擔當,即使搶黃燈的罰責不若闖紅燈重,但同樣違法,身為民代,違法就是違法,不能用最低標準「嚴以律人、寬以待己」,更何況肇事致死後第一時間如此辯解卸責,如何讓市民相信能做一個公正為民喉舌的好民代?

 雖然事故發生後,韓賜村表現誠意,一直陪傷者到醫院直到晚上,每日與家屬連絡,還到廟裡祈福。但即使肇事仍待鑑定,在路口監視器、目擊者及警方初判都指向他搶快時,他不認闖紅燈,也讓身為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總召的自己,身陷排山倒海批評,也面臨從政以來最大危機。

 8年前,葉少爺酒駕害死3命,不僅朋友慘死街頭,被波及致死的晨運婦人,丈夫也因傷心過度猝死,當時葉少爺富二代形象,成為眾矢之的,還導致酒駕修法,可見肇事過失致人於死屢屢造成家庭破碎,讓民眾深惡痛絕。

 韓賜村雖未酒駕,但搶快肇事後,以「看到是黃燈」辯解,只會讓人認為推諉卸責,身為屬於公眾人物的民代,一言一行都有示範作用,不論闖紅燈還是搶黃燈,違法就是違法,身為民代,應以更高的道德標準自我要求,對自己也對選民負責,否則將難以服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