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美聯社)

 儘管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民意支持度在許多州都領先川普總統,甚至還在一些上次大選造成希拉蕊敗北的搖擺州取得小勝,但選情就是拉抬不太起來。他競選團隊的主要外交顧問蘇利文宣布,拜登將於近期推出比川普更具體、有效而強硬的「中國政策」,以拉抬選情。

 在此之前,拜登還有一些疑難雜症有待處理。目前,他的募款成績尚稱不惡,3月分略微超過川普,4月分則被川普趕上,呈現拉鋸狀態,但川普近幾年募款所得結餘款項卻遠超過拜登。他的競選團隊預估,他若能公開面對性侵案的糾纏,將可在募款方面展現更亮麗的成績。

 拜登擔任聯邦參議員的助理李德,最近再度指控拜登曾在1992~1993年對她性侵。問題是,像許多類似指控一樣,李德的指控年代久遠。除了她的兄弟、鄰居之外,提不出有力證據。聯邦參議院以及他的辦公室沒人記得有發生過該項性侵事件。更糟的是,如真有此事,這些「我也是」(Me too)指控者都不在事發當時報案,以致警方沒有任何證據或紀錄留存。

 儘管如此,對拜登的性侵指控仍對他造成很大的困擾。民主黨內,40%的年輕選民主張將他撤換,如果他未能說清楚講明白,即使他仍獲提名,可能會對他的選情帶來隱憂。

 在全力衝刺之際,拜登的能見度卻被每天在白宮玫瑰園召開記者會的川普所遮蓋,為了打破拜登的被邊緣化,曾在2013-2014年間擔任拜登副總統國安顧問的蘇利文決定在近期內推出拜登的「中國政策」。

 拜登即將宣布新中國政策的主要目標至少有三。首先,他希望在提出他的中國政策之後,可以擺脫川普說他是「北京最屬意的美國總統候選人」的諷刺,從而拉抬選情。

 其次,拜登的新中國政策將批評川普對中國「外表強硬,骨子裡卻極為軟弱」,他要提出一個更具體、有效而強硬的「中國政策」,才不會像川普一樣光說不練,甚至偶而還會對中興通訊、華為等大陸電信業者放放水。

 第三,拜登的新中國政策主要脫胎於2019年7月4日布魯金斯研究院東亞研究所主任卜睿哲、前代理亞太助卿董雲裳、卡內基和平基金會副執行長包道格等百位中國與兩岸事務專家聯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長文,直指川普對華政策缺乏系統,全屬即興之作,主張美國應該聯合志同道合國家,對中國採取協同一致的政策,讓中國接受國際規範。

 問題是,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與籌組中的「反中聯盟」,無論在概念上或內容上,都與拜登想要推出的新「中國政策」相當接近。

 今年美國年底的選戰恐怕仍是川普陣營與拜登陣營在反中政策上的一較高下,表面上是比較誰說得比唱得好聽,其實只是口水戰而已,選後又會回歸政治現實。(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