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美國國會於3月底快速通過2兆美元《新冠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案》(簡稱《CARES法案》)後,已讓小型企業與個人受惠良多。我們認為此法案目的非常簡單明確:就是為遭到因維護公共衛生最大利益措施而影響的企業與個人,提供資金流動性,並建立對美國經濟復甦的信心。我們觀察了《 CARES法案》在4月的實施情況,將於本文探討其成效與影響,以及政府紓困方案的效益與近期經濟重新開放的情況。

 《CARES法案》紓困支票 直接發給民眾

 如果說,美國政府正用快速鍵,一鍵直送支票到民眾手中,一點也不為過。《CARES法案》旨在為四大族群提供協助:美國家庭、小型企業、州和地方政府/大型企業,以及金融市場。在個人與家庭紓困分為2大類:年收入低於75,000美元者,政府會一次給予1,200美元補助。收入越高者,獲得的補助金額相對遞減。

 除此之外,失業的個人與家庭另有額外的聯邦失業補助-「流行疫情失業補助」(Pandemic Unemployment Assistance,PUA )可領取,PUA讓因疫情失業的民眾除了領取26週傳統的失業金外,額外可再領13週的失業補助,每星期可獲得失業金與聯邦政府的600美元補助。PUA涵蓋範圍廣泛,包括自營工作者、兼職者、零工經濟員工均在其中。儘管各州情況不盡相同,但是從結果看來,涵蓋美國一半州數的2,600萬請領失業救濟者,有許多人反倒因失業領到比就業還要多的收入。

 疫情失業補助多 出現高於就業收入奇特現象

 在美國歷史上,這種事情可說是前所未聞。但是,無疑的這個政策對經濟是有利的。這些失業者還可享有其他福利,例如房貸、租金、信用卡和消費貸款等支付緩繳。即便在此情形下,很難論斷他們的還款能力是否受到傷害。緩繳期滿後,多數人的還款能力或許與過往差不多。

 然而當前最大問題在於,因應疫情而生的《CARES法案》,對失業者的過多關照可能導致他們失去工作的動力。許多企業計畫逐步重啟,例如星巴克,卻開始看到員工回到工作崗位意願低落。在疫情影響經濟的階段,或許影響不大,但是再過一段時日,恐將造成工作需求與供應失衡。

 考量美國第一季經濟數據,並假設經濟從7月逐步復甦,今年美國產值可能損失將近8600億美元,《CARES法案》無法彌蓋這樣的損失,但卻彰顯政府願意盡最大努力讓經濟快速復甦,降低產值的損失。

 政府紓困方案多 大為紓緩民眾信貸壓力

 消費是美國最大經濟動力,民眾在疫情衝擊下有無能力償還消費信貸,成為重要的觀察指標。美國勞工部告訴我們,當前的失業救濟堪稱美國史上最慷慨。同一時間,聯準會還推出信貸紓困計畫減輕多數信貸借款人的還款負擔,協助諸多符合申請資格的借款人避免受到影響。紓困計畫退場後的壞帳率,很大機率會比我們模擬的最糟情況還低。

 我們以2017年颶風季節的颶風紓困計畫進行模擬,約有18%申請紓困計畫而調整還款條件的信用貸款,在15個月後變成壞帳。對照未受颶風影響地區,調整還款條件信貸壞帳率為34%,此數字顯然低很多,當時的失業救濟可沒有《CARES法案》如此慷慨。《CARES法案》與優渥失業救濟的效果,受疫情影響申請信貸紓困計畫的人數,在最初2週達到尖峰後,即已呈現大幅放緩。

 數據公司推估 信貸紓困民眾疫後還款機率高

 根據美國消費信貸數據分析公司DV01的分析,當疫情獲得控制後,許多接受信貸紓困計畫協助的借款人,有很高機率能夠恢復繳款。換句話說,對於有意趁著債權打折逢低投資的潛在買家而言,這些接受短期紓困計畫的債權,無疑是很好的投資機會。

 任何在經濟與市場劇烈變動後所做的投資,往往不是大壞就是大好。在恐慌、恐懼、貪婪情緒中所做的投資決策,永遠都不會是最明智的。唯有當我們掌握更多、更清楚的資訊,能夠清晰思考後所做的投資決策,才是上上策。我們認為投資時機已到,適當布局將會是明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