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四君子」6日集體向民眾致謝。(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年初大選,小英以817萬高票當選,立委過半,再度完全執政。隨後綠營主導的「罷韓」行動,以93.9萬驚人高票輕鬆跨越門檻,讓藍遍嘗「6月6日斷腸時」,面對3個月後的補選,蔡正元說了「派個阿貓阿狗都能贏」。外界的確憂心,台灣政黨輪替20年後,曾幾何時如今竟成「民進黨獨大」,且不無可能走向一黨專政。民主台灣何以致此?外界何以憂慮?

 道理很簡單,德不配位。

 沒錯,民進黨十年磨一劍的選戰策略,打遍天下無敵手,從青年培訓、校園布局、到社群網路作戰,苦心經營,確實值得各政黨學習。問題在於,黨握權力後,太多人食髓知味,權力無止境擴大,為所欲為,甚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進而黨同伐異,一步步掌握黨政軍媒、校園及企業,成了台灣獨大的政治巨獸。

 柯文哲近日多次提到,當年主張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是民進黨,現在怎變成你當年要推翻的人;獨派大老如辜寬敏擔心,演變下去民進黨將獨大,這是他最不願見到;近日辜與王金平談及組「台灣國民黨」,更多的是基於制衡思考。

 事實上,政黨旴衡形勢選擇壯大自身戰略都可理解,小英利用「反送中」及大陸通過「港版國安法」,便是典型拿國際為己所用事例,但若順此趨勢,試問台灣前途在哪裡?也絕非負責任政黨所為。

 黨外時期,民進黨人追求打破一言堂,打倒專制體制,這是民進黨元老施明德、許信良、黃信介等人的理想與信念,是為民主而戰。如今權力分配走向派系壯大、為了延續利益,可以不在乎制衡,那就已脫離民主體制常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