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沒人能置身事外,銀行也是。年初至今因疫情造成的供給和需求衝擊已對中國餐飲、旅遊、製造業等造成負面影響,雖然中國的疫情看似暫時受控,官方也一直鼓勵人們回到工作崗位,但人們對於疫情是否捲土重來,及對未來收入的不確定性將遏止消費與投資,經濟要回到原本軌道仍需耐心。

 銀行雖未直接受疫情影響,但隨著不良貸款上升,資產品質將惡化

 。雖然根據第一季財報,大陸六大

 國有銀行與大部分中小銀行淨利潤與2019年同期相比仍為正增長,但根據2月份標準普爾(S&P Global Ratings)對中國不良貸款估算,如果經濟停擺持續較久,銀行業的不良貸款率可能會攀升至6%以上,比2019年增加兩倍。

 同時,不良貸款的總額可能會高達人民幣(下同)5.6兆元,該數字意謂銀行可能收不回的貸款金額,而2019年官方此一句數僅為2.1兆元。另外,撥備覆蓋率(即貸款損失準備與不良貸款的比值)有可能從188%下降至55%,最終恐耗盡整個行業監管要求的資本儲備。

 此外,根據中國銀保監會2019年的壓力測試結果,在當初預設的極端情境下GDP增長率4.15%,30家中大型銀行中有17家沒有通過壓力測試,這意謂著這些銀行在核心一級資本適足率、一級資本適足率和總資本適足率無法高於7.5%、8.5%和10.5%的國際標準,以上的術語可以類比成在政府設定的極端狀況下,某些銀行將會傷及老本。

 目前的增長率受疫情拖累,極有可能達到銀保監會壓力測試中的嚴重情境。難怪在中國政府百般勸導下,銀行貸款給中小企業的力度仍杯水車薪:自己資產品質都可能大幅下降了,哪敢借錢給中小企業?

 對此,中國政府可鼓勵銀行發行永續債或增資以補充資本。目前已有包含徽商銀行、台州銀行和瀘州銀行等體質較弱的銀行獲准發行永續債,寧波銀行也於近日獲准發行二級資本債券。

 這樣的舉措等於是幫銀行補充老本,若該趨勢持續,將有效緩解中小型銀行的資產惡化壓力,壓力緩解後才能繼續貸款給中小企業。否則再多的政府喊話,銀行只敢貸款給國企或大型企業,資金無法流入真正需要、也是創造最多就業的中小企業。

 我們雖然看到中國政府的政策往好的方向走,但這並非一蹴可幾,部分東北、西北和西南省分的國有企業、城投平台與本地銀行的關係千絲萬縷,投向這類企業的影子信貸和承兌匯票背後都有當地銀行的身影。但這類型企業往往業務可持續性存疑,地方政府財政也偏弱,一旦這類企業現金流吃緊,容易危及當地銀行的資產品質,因此銀行基本面也呈現地域上的分化。

 此外,由於中國仍是以銀行融資為主的市場,中小企業在銀行融資上又有很強的地域性,若該地區銀行體質弱,企業透過銀行再融資的不確定性較高,因此選券時仍建議避開欠發達地區的企業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