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急介入」可能觸發台海局勢迅速變動。圖為美國羅斯福號航母,擺脫新冠病毒,重返大海。(圖/美國海軍)

 中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袁鵬日前發表〈新冠疫情與百年變局〉一文,認為新冠疫情引發世界新變局,「中國與世界的關係也因此再次走到十字路口」。他在文章的結論概括了這次疫情與國家安全問題的關係,強調「發展需要以安全為保障,否則對外有可能面臨半渡而擊的風險,對內則有可能是經濟發展的成就一夜歸零。」鄧小平曾言「發展是硬道理」,但在中共改革開放40年後,袁鵬加上一個前綴,聲稱「安全的發展」,才是真正的硬道理。袁鵬這篇文章當然是站在大陸的立場談問題,但其中涉及中美關係的部分,他的看法有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

 安全是任何國家都要追求的短程目標,是屬於核心利益的範疇。如與對岸比較,台灣對於安全的需求更為急迫。蔡英文總統重視國家安全,在520就職演說中,把國防事務改革、積極參與國際、兩岸和平穩定,作為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3個政策面向。然而,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台灣的國防、外交及兩岸政策都面臨重大挑戰。

 防疫有成使蔡總統及蔡政府的民意支持度水漲船高,但在疫情聲中,我們也注意到兩岸的民意對撞已嚴重到難以修復的地步;在對外關係方面,台灣尋求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的努力,被對岸指為「以疫謀獨」,因此升高了兩岸在國際社會的針鋒相對;疫情當下,中美兩軍卻在台灣鄰近地區大秀肌肉,增加雙方擦槍走火的可能,讓台灣難以置身事外。

 面臨如此嚴峻的安全形勢,台灣的處境已不只是走向十字路口,而是站在平交道前,當務之急就是停、聽、看。

 星雲大師曾為一首歌作詞,談到了這3個關鍵字。他說「停」不是不走,是要你不可莽撞,我認為就是要謀定而後動;他說「聽」不只聽音,是要你辨識好壞,我認為就是要正確區分敵友;他說「看」不僅看路,是要認清世界,我認為就是要審時度勢,抓好方向。

 長期以來,美國在維護台灣安全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在台美中三邊不對稱的關係中,美國和中共在擬定對台政策時,都把它置於中美戰略關係的框架之下思考。因此,我們必須認真地停、聽、看未來中美關係的發展。

 中美存有結構性的矛盾,長期競爭勢難避免,但雙方的關係是否已形成新的冷戰狀態,對此中美內部都有不同的看法。美國歷史學者弗格森(Niall Ferguson)於《紐約時報》撰文指出,中美新冷戰已經開始,由於中國的挑戰比冷戰時期蘇聯的挑戰更大,因此與中國的新冷戰會更冷、時間更長。袁鵬則認為,中美對抗不會演變成冷戰式的兩極對立或陣營對壘,主要原因是中美無法做到完全「脫鉤」,競爭中有合作,他國無法完全依賴一方,合縱中需連橫。

 其實無論川普或是他的競選對手拜登,都沒有排除與中共接觸的可能性。川普在2020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提出對中實施「有選擇、以結果為導向」的接觸;拜登則強調若他當選總統,將把外交提升為美國對外政策的首選工具,而外交則是一項談判的藝術。

 如果研判中美在選後會回到「談判代替對抗」的老路,則台灣就必須在美國大選的反中氛圍下,為自己在選後中美關係的可能變化中留下更大的活動空間。

 旅居美國的華裔學者趙全勝表示,雖然不搞「急獨」、不搞「急統」,不是兩岸當政者的第一選擇,但兩岸內部似乎都有了各自的共識,即無論是「急統」還是「急獨」,條件都不具備。儘管如此,趙教授擔心美國的「急介入」,會成為當前台海關係,甚至整個中美關係中最不確定的因素,且非台北及北京所能掌控。而美國的「急介入」可能觸發台海局勢迅速變動,向「急統」或「急獨」的方向發展。趙認為,兩岸應透過各自的管道向華府表明,「急介入」可能引發台海一戰,同時提醒美國必須評估,開戰真的符合美國的利益嗎?

 我同意趙全勝的分析,但認為美國有其自身利益的考量,而避免美國「急介入」的最佳途徑,就是兩岸恢復協商,由兩岸的執政當局坐下來解決雙方的分歧問題。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