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大戲,台灣的角色非常難演。(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中國時報》邀集國內5位專家學者,就目前中美關係的現勢和本質進行了「中美新冷戰系列」的分析,這5篇文章基本上可以歸納為3個重點。首先,目前中美關係雖然還不至於像美蘇冷戰那樣全面對抗,但因為雙方關係更加錯綜複雜,加上部分高層缺乏風險意識,實則更加凶險和不可測。

 其次,中美關係每況愈下,似乎進入一個不可逆的下降螺旋,短期內無法改變。

 最後,中美關係惡化的本質在於權力競逐,其中的關鍵在於軍事能力和技術,中美雙方在相關領域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和長期化。而5篇文章的結論基本上都同意,台灣身處其中,應該要更深刻認識這樣的時局並謹慎以對。

 本系列既然以「中美新冷戰系列」命名,似乎暗示「舊冷戰」的歷史可供當代參照和啟發。然而部分美國學者並不完全同意「新冷戰」的說法,例如美國的冷戰史研究權威劉易斯就認為冷戰最大的特徵是意識形態的對抗,而當今中美的衝突主要是權力競逐。他最擔心的是所謂的「塞拉耶佛情境」,大國之間因為意外、誤判和輕忽而造成一場兩敗俱傷的毀滅性戰爭。

 對於中共而言,在忙於反駁美國人所提出的各種「陷阱」和話語建構的同時,對於時局和中美關係的未來並非沒有自己設想的情境。中美關係的好壞有循環的周期性規律,雙方的關係就好比一個鐘擺的兩端,在友好親善和疏離厭惡之間交替循環。對於美國的步步進逼和雙方關係的持續惡化,他們相信只要堅持發展、累積實力,繼續和美國維持鬥而不破的關係,做好危機管理,讓反中勢力缺乏施力點,國際局勢和美國國內的情勢早晚會對中國有利,到時自然可以轉危為安。

 當前國際局勢和中美兩國國內情勢的發展,雙方關係看似緊張和衝突,但同時也在創造短期妥協和緩和的機會。一方面,川普政府所領導的美國在國際社會威信盡失,而部分歐美國家和鄰邦對中國仍有疑懼,加上國際格局漸趨多極化,這都限制了雙方拉幫結派、醞釀更大衝突的能力。

 另一方面,美國長期陷入中東戰爭的泥淖,國內種族衝突再起,社會和政治菁英兩極分化,像極了1970年代的情勢。對於要在海外發動大規模的霸權戰爭有心也無力,更難以說服選民;加上新冠疫情造成的傷害,美國表面上看似強勢,但其實已經被川普搞的內外交困,亟待修整。同理,中共近期的外交作為看似信心十足,實則陷入香港和新疆的治理困局。中美妥協和降低衝突的契機,似乎正在醞釀。

 中美絕對有條件選擇不進入已經設想好的情境,拒絕按照既定的劇本演出。台灣的角色非常難演,既要避免入戲太深,以免倘若中美和解,成為被拋棄在舞台的悲情角色,但又要能夠拒絕誘惑,避免成為「塞拉耶佛情境」中引發衝突的悲劇角色。台灣人真的已經做好上台的準備了嗎?(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研所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