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CHEN珠寶作品《木蘭》,以含苞待放的花朵詮釋東方禪意與美學,獲得V&A博物館的青睞。(AKACHEN提供)
台灣珠寶設計師陳智權AKACHEN,與榮獲V&A博物館購藏的珠寶作品《木蘭》。(AKACHEN提供)
AKACHEN珠寶作品《蝴蝶》胸針,以漸層色調的鈦金屬鑲嵌藍寶、黃寶與白鑽。(AKACHEN提供)
AKACHEN珠寶作品《紫蜻蜓》胸針。(AKACHEN提供)
AKACHEN珠寶作品《木蘭》耳環,含苞待放的花朵風格內歛低調。(AKACHEN提供)
AKACHEN珠寶作品《木蘭》胸針,充滿東方禪學的美感。(AKACHEN提供)

 台灣珠寶界又傳出好消息,台灣珠寶設計師陳智權(AKACHEN)創作的純鈦藝術珠寶作品《木蘭》,日前蒙英國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博物館)購藏,成為亞洲第一位作品進入V&A博物館館藏的珠寶設計師,該博物館為求慎重,歷經一年半的嚴苛考核評選之後,肯定AKACHEN珠寶在珠寶設計史上具有領先權威的地位,主動出資蒐購。

 獨鍾含苞待放的《木蘭》

 有趣的是,AKACHEN的作品當中不乏盛開的木蘭花珠寶,但V&A博物館卻獨鍾含苞待放的《木蘭》,作品包括一朵只開三分的木蘭胸針和一對木蘭花苞耳環,少了花朵盛開時的華麗耀眼,反倒多了幾分東方禪意的內歛低調,散發一股沉穩寧靜的力量。

 AKACHEN珠寶藝術總監陳智權說,V&A博物館早在1976年就收藏了第一件鈦金屬珠寶,之所以會再出資購藏,在於《木蘭》的工藝有大幅的突破,採用的是99.9%純鈦金,並以獨家專利技術生動勾勒花朵漸層的色澤、紋路和光影變化,更重要的是作品融入東方美學的元素,刻意的留白、改用低折光率的寶石,與西方珠寶「滿鑲全鑽」的喧鬧誇飾大異其趣,是《木蘭》雀屏中選的主因。

 V&A博物館購藏作品的審查非常嚴格,為確定AKACHEN珠寶從設計到成品都是原創作品,完全沒有委外製造,還特別派員來台參訪AKACHEN工坊,展開實地調查。

 陳智權笑說:「為了證明是原創,我還得親自示範,把作品做一遍給他看!」幸好真金不怕火煉,陳智權擁有台大機械研究所碩士的工科背景,又有美國寶石學院(GIA)的專業,加上30年來鑽研珠寶鑲嵌工藝的豐富經驗,擁有鈦金屬無火鑲嵌、顏色陶瓷轉換等獨家專利,終於讓V&A博物館折服。

 陳智權堅持台灣製造

 台灣珠寶設計師為了迎合國際市場,多半會標榜自己的作品是「巴黎工坊製造」,但陳智權則是反其道而行,堅持台灣製造。他笑說,台灣的珠寶工藝技術超前,很多國際知名品牌的珠寶都在AKACHEN工坊代工,「可見真正厲害的珠寶師傅在台灣,我們不要妄自菲薄。」

 AKACHEN於2007年投入鈦金屬珠寶的研發,是全球極少數擁有鈦金屬製作專利技術的品牌之一。陳智權笑說,當時他決定轉型研發鈦金屬珠寶時,工坊的老師傅非常不以為然,還拿榔頭敲桌子冷嘲熱諷:「好好的黃金白金不做,用什麼鈦金屬!」為此,他花了很多心思說服溝通,如今回想起來,更驕傲自己當初的抉擇需要相當大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