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文在寅與金與正2018年2月在青瓦台會面的資料照。(資料照/TPG、達志影像)

 6月16日下午,金正恩胞妹金與正下令炸掉了位於開城的兩韓聯絡辦事處。當這個象徵兩韓和解的建築物在灰燼中倒下時,同時也摧毀了南韓總統文在寅的和平夢。

 從2017到2020年,3年內朝鮮半島情勢經歷戲劇性的跌宕起伏。2017年我們看到的是北韓不斷進行核子試爆、飛彈試射,不管國際上怎麼對她施加壓力,或制裁、利誘、遊說,哪國去講都沒用,北韓就是執意要進行試爆試射,於是我們知道北韓一定是快成功了。只要咬緊牙挺過國際制裁,一旦跨過門檻,成為核武國家,北韓便不再是吳下阿蒙,也在朝核問題上有了更多話語權。

 果然,當北韓在軍事力量上取得一定成果後,2018年金正恩發起了和平攻勢。他派妹妹金與正參加了南韓舉辦的平昌冬奧,世人也因此初見了金家公主的風貌。接著在他像揮舞指揮棒一樣,一系列的中朝峰會、韓朝峰會、美朝峰會在他的音樂下相繼登場,看得人眼花撩亂。世界關注的焦點全在朝鮮半島,一陣和平春風撫面而過,文在寅也欣慰朝鮮情勢終將掀起新頁。因為所有的變化都是北韓發動的,小國北韓影響了大國美國與中國,所以當時最流行的評論就是「尾巴(小國)搖狗(大國)」,不是「狗搖尾巴」。

 但是到了2019年,我們發現尾巴終究只是尾巴,能影響情勢的還是狗。金正恩只能發動和平攻勢,但是發動以後,能不能推得下去,朝核問題和解除經濟制裁,二者如何聯繫,還是美國說了算。北韓在朝核問題上一天不能滿足美國的要求,經濟制裁就一天不會解除,朝鮮半島的情勢也一天不會有真正的改變。在北韓與美國皆不願意讓步的情況下,朝鮮局勢像陷入泥淖之中,停滯不前。直到大家都累了,乏了,和平的列車也開不動了,北韓索性在6月16日將一切和解的象徵一炸了事。一切回到原點。

 而在這整個過程中,同為朝鮮半島當事人的南韓,居然沒有半點話語權。去年美朝關係陷入泥淖,南韓急著想當調人,但根本找不到使力點。今年金與正在台前升高兩韓緊張,金正恩在幕後完全不講話,很明顯的是想玩「下黑上白」的談判戰術,預留一個白臉作迴旋空間。所以北韓的門並沒有關死。但這個門卻不是留著讓南韓來開。

 所以金與正6月4日批評脫北者空飄心戰傳單之後,南韓4個半小時就宣布將草擬「禁止向朝鮮散發傳單法案」,向北韓示好,結果北韓根本不領情。當金與正13日說準備與南韓訣別之後,文在寅15日就提議派遣國家安全室室長鄭義溶等作為特使,結果也遭到了金與正的拒絕,而且第2天就把兩韓聯絡辦事處炸了。北韓認為跟南韓談沒用,必須跟美國談。而南韓還真的不敢不看美國臉色,逕自跑去與北韓和解。南韓心急,但力有未逮。

 文在寅曾經懷抱了一個多美的和平與繁榮的美夢,最後發現南韓根本就影響不了朝鮮半島的情勢。剩下的任期裡,兩韓局勢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高潮與新的翻盤機會。文在寅之後的南韓總統,還有誰會費心去推動對北韓的和解呢?2018的熱鬧與期待都像船過水無痕,這終究是一頁想翻但是翻不過去的歷史。只有原地踏步,沒有新頁。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