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村唯一對外通道是一條長達800公尺的梯子,出入不便,大陸政府拚「脫貧」,讓懸崖村命運出現戲劇性變化。圖/新華社

 窮鄉僻壤的四川涼山地區,有一小村落在近幾年成了大陸各界關注的焦點。這個被稱為「懸崖村」的阿土勒爾村,唯一對外的通道是一條緊貼懸崖、長達800公尺的梯子,居民出入必須攀爬危險的梯子,甚至還要背負著沉重的民生用品或嬰孩。

 懸崖村的故事在2016年被媒體披露之後,當地政府為村落重新搭建了鋼製天梯,取代原先破舊危險的梯子。2017年大陸全國「兩會」期間,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還特別關注懸崖村的現況。然而,懸崖村交通不便和貧困境遇長年依舊。

 懸崖村所處的昭覺縣,正是涼州轄內七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大陸要在2020年完成所有貧困縣「脫貧」的目標,其命運跟著出現戲劇性變化,當地政府決定將該村整個搬遷到縣城。在5月中旬,懸崖村已有84戶貧困戶遷至當地政府為他們準備的新家。村落有一些青壯年決定留下,將懸崖村打造成旅遊景點。

 搬遷至縣城新家的懸崖村民,雖然獲得最高達七成的房屋補貼,但這對每月收入僅人民幣幾百元的村民來說,仍難以支付那剩下30%的房價,更何況每戶還要繳納上萬元的搬遷費。

 大陸「脫貧攻堅戰」如火如荼地展開,光是在昭覺縣,像懸崖村這樣被遷村到縣城安置點的山區村落就有92個,人數逾1.8萬人。這些人來到縣城,擁有了房產,再與收入較高的縣城居民加總平均後,很有機會幫助該縣摘掉貧困縣的帽子,但村民因遷村而衍生的新債務、失去耕地,以及就業難等問題,也是擺在眼前的難題,對照大陸在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背後,疫情重擊,懸崖村的命運或許又走向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