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接受陸媒專訪,稱台灣、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他並說「習五點」非常重要,用二十五字濃縮,即「統一是目標、和平是手段、方案待探索、包容有誠意、文化是底蘊。」

 這本是新黨一貫堅持的主張,所以當大陸提出「民主協商」的倡議,我們當然願意參加,爭取用對話取代對抗。正如宋主席二十五字歸納的要點,體現了大陸的誠意,應該多多向台灣鄉親說明。

 然而,黨政軍卻出動圍剿宋主席,賴清德批這是「違背主流民意」,蔡英文要請宋主席離任總統府資政。一時之間,綠色恐怖鋪天蓋地,逼得宋主席出面解釋「絕無說出『一國兩制』四個字」,並把資政聘書退回。

 面對黨政軍「違反台灣共識」的指控,宋主席固已解釋,但我更要問的是:就算講了「一國兩制」又怎樣?難道要像對待新黨一樣,扣上「逾越言論自由邊際」的罪名,隨時準備「法辦」嗎?

 我不諱言,因為「一國兩制」在台灣被長期妖魔化,人民對「一國兩制」並不了解,目前「一國兩制」是「非主流民意」。然而,正因為是「非主流民意」,所以才更要予以「言論自由」的保障。就像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當年同樣是「非主流民意」,結果經過近三十年的努力,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反對「國安法」及「集遊法」以「國家安全」為由的限制,如今不但全面執政,還倒過來箝制統派的言論自由。

 但弔詭的是,台灣人近二十年支持「統一」的民調,反而在蔡英文執政下創新高,從馬英九時代的百分之十幾,升高到百分之二十六。面臨明年初大選,民進黨又放話,說國民黨上台就是「統一的開始」、台灣「主權」已面臨空前危機......,結果當初以「護主權」為由,要人民投給民進黨,如今做不到四年,「主權」卻變得岌岌可危,民進黨不覺得自我打臉嗎?

 宋主席說不贊同「港澳模式」,但大陸本就沒說「一國兩制」等同「港澳模式」。反之,正因為台灣不同於殖民地回歸的港澳,所以才要共商「台灣方案」,才有所謂「平等協商,共議統一」。今天兩岸已到了必須「打開天窗說亮話」的時刻,假如台灣沒要搞台獨,兩岸關係不是兩國論,那麼在一個主權下保持各自不同的制度,不就是大家習慣的現狀?不也就是「一國兩制」?

 至於透過什麼協議安排,將兩岸統一在某種政治機制下,這些都有待討論,也就是「方案待探討」,如同空白支票,大家商量該怎麼填。這是今天經濟總量已達台灣二十幾倍的大陸,對台灣釋出的善意與誠意,偏偏民進黨卻直接把它定義為併吞,甚至等於武統台灣,難道真是想促成急統嗎?

 歷史殷鑑不遠,所謂今天的「非主流」,很可能就是明天的「主流」;眼前炙手可熱的「主流」,剎那間也可能淪為「非主流」。當年馬英九挾著高人氣上台,高舉的政見就叫「九二共識」,結果當年的「主流民意」,如今不就被執政者斥為「非主流」?然而,如果執政者真的代表「主流」,又何必大搞各種違憲違法的黑機關,用「國安法」及各種「行政命令」整肅在野黨及媒體,甚至以總統之尊上街「抗議」,與公投結果的「主流民意」為敵?

 正告當權者,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必將師從你們「公民不服從」的「典範」,對你們違憲違法的作為反抗到底。我們更會追隨你們的腳步,堅持我們「非主流」的信念,一點一滴聚流成河,把公然叛國的「台獨工作者」趕下台,回歸國統綱領的路線,和大陸開啟政治協商,正如當年李登輝就職演說所言,開創「中國人幫中國人」的新局,完成中國人和平統一的歷史大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