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桌榮泰才因中常委醞釀「沒收初選」,興起不如歸去之念,辭黨主席。接著以陳明文為首挺英派的一些中常委,於1日中常會中,又大嗆民進黨中央「急什麼」,質問為何要當日就得通過作業程序?導致祕書長羅文嘉反嗆:「那出來外面講啊!」這句話通常是要幹架的意思。中常會也因此在彼此說重話下,不歡而散,讓蔡、賴內鬥雪上加霜。

 為此羅文嘉哽咽說自己接任祕書長:「不是為蔡賴而來」。呂秀蓮更批民進黨總統初選是「君子對抗天子」,已經不是「君子之爭」,盼黨內「保皇派」以民主自重。民進黨初建黨,宗旨「民主進步」,意是成立之時,台灣不夠民主,故黨名「民主進步黨」,催化台灣民主進步為同志們入黨職志,然民進黨走到現在,創黨精神為何被敗家到如此不民主一個「慘」字了得?

 民國75年9月28日建黨,時序過了三十三年,台灣民主進步,民進黨卻退步開倒車。面對2020年大選黨內初選,至今還未敲定,一延再延。蔡不姓賴,但偏偏不停對賴耍「賴」,拖到「非蔡不可」?殺得黨內同志互砍,刀刀見骨。

 台灣民主不斷進步,然民進黨卻向後轉齊步走?已非黨主席的蔡英文,在黨核心機關中常會中,為何仍能擁兵自重?為何蔡英文能以個人意志,綁架黨意,進而違逆民意,明目張膽,敢於玩殘民主?細究實來自她擅於「以名器養黨」、「以黨謀總統大位」、「再以大位牟利」,把一批「高級民進黨人」,桶箍起來。而這一批人也自成新「台灣權貴」,蔡英文與這批權貴從「謀權」到「謀私」,把執政權,轉化成一貫化、自動化「利益共同體」生產線,有執政權就有「產品」,「利潤」源源而來;無執政權即無生產線,因此面對選舉,蔡英文們必然綁在一起,相互問寒取暖。

 國民黨2020總統黨內初選,因吳韓會,之前的誤觸板機已冰釋,原先「非韓不投」所造成的傷口,慢慢收口痊癒,至於王金平意見,也只是技術層面問題,可技術解決。

 反觀民進黨,民調賴清德仍高於蔡英文下,因「非蔡不可」,遲遲不能決定。民主機制在民進黨內蕩然無存,走了三十三年所謂「民主進步」,卻脆弱化為「反民主進步」,實質化為「反民主進步黨」,兩相比較,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民調雖低,「廓然大公」主動宣布放棄參選;蔡英文民調低,則仍堅持「現任優先」,吳、蔡相較誰民主?誰獨裁?一目瞭然。(作者為政治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