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地理位置台灣與中國僅隔一條海峽,在文化、習俗、語言甚至血緣的連結下,自然成為西方世界探索中國的最佳橋梁。近期來美、中兩國的貿易戰著實影響了全球的經濟,甚至已逐漸從「對峙叫囂」演變為「持久消耗」,無論美國對中國商品增加關稅的攻勢行動最終是否會在談判過程中再次調整,未來對台灣經濟的實質影響已產生。

 兩強談判的關鍵是市場實力,此時夾在美、中之間的台灣,無論在經濟或是區域安全方面都深受影響。今年是美國與北京建交屆滿40周年,也是《台灣關係法》屆滿40年,適逢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即將於2020年1月改選,美、中互動與協議將明顯地影響台灣的未來,亟待預擬與詳實推演,俾利預謀良策。

 4月28日蔡英文總統接見美國參議員昆斯時特別聲明,感謝美國兩黨參議員共同提出的《2019年台灣保證法》,其中除了支持台灣的國際活動與組織的參與權外,並且強調台灣是「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重要的一環,更邀請台灣參與雙邊及多邊軍事演習。話雖如此,但是美方也一再聲明,強化台美雙方基於《台灣關係法》40年以來所發展的堅實關係,美國不願改變兩岸現狀,而是要持續鼓勵兩岸進行建設性的對話,並表達不樂見任何改變兩岸現狀的舉措,婉轉表示了兩岸現狀是美國可以接受的。

然而,維護國家安全永遠是國軍的終極使命,國軍是備戰而不好戰的維和武力,因為台灣長期以來受到中國的強勢威脅,每當選舉活動接近時,新聞、電子媒體或政論節目總會開始討論台灣主權與安全的問題,並常以影片、圖片、條列式的方法,警示兩岸的軍事力量已日趨失衡的危機,其目的是深化選民對國家主權的危機感,甚至將台灣比喻為中、美兩個強權爭霸的「籌碼」,儼然將台灣視為一個談判與妥協的棋子。

 其實,把自己的國家安全當作兩強競爭的籌碼,簡直就是把國家的生存當作賭注,這是極為愚蠢與消極的想法,我們是愛好和平的國家,「親美、友中」是缺一不可的,然而在兩個強國之間,堅定自我的防衛意識與抗侮力量才是關鍵因素。

但是只要談起國防的議題,有很多考量都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明清楚的,再加上基於政治利益的刻意誤導與誇大恫嚇下,使得兩岸軍事力量陷入「量」的討論,往往無法客觀地讓人民真正了解目前國防的實際情況,甚至已經被某些特定人士、專家與中國官方刻意操作,變成對台灣「武嚇」的慣用手段與工具。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中國在經濟、貿易崛起於全球之後,有充裕的經費來投資軍備與強化武裝力量,使中國解放軍的現代化改革突飛猛進;我們也不能故意忽視兩岸在土地面積、人口數量、經濟規模與軍事力量上的差距。正因如此,台灣才更應該清楚地了解中國的崛起對全球的影響,並仔細評估台灣的未來應該建立在以「和平」為核心的基礎上,而不是動輒不惜破壞兩岸和平的現狀,甚至大言不慚地宣示不惜一戰的言論。政治人物更不應該只依據媒體概估的兩岸軍備資料,即大張旗鼓地至立法院的外交國防委員會上質詢,而是應該深入評估兩岸的可投入戰力,再來決定台灣未來的國防發展計畫。因為模糊不清的資訊不但會造成錯誤的國防決策,也可能隨著媒體的傳播,徒增一般民眾對國家的不安全感,間接協助中國達成以「文攻武嚇」來瓦解我方國防建設與防衛決心的戰略目標。

大陸近年來發展軍武,加上軍事預算年年成長,2017年首度突破1兆人民幣,2018年的預算更是高達1.16兆人民幣,折合新台幣約5.2兆元。對比台灣軍費3278億新台幣,就差了15.8倍,若是陷入軍備競賽的迷思,台灣永遠沒有勝算,悲觀地把自己化為中美兩強爭霸的「籌碼」,將國家的未來付諸賭注,贏了算僥倖,輸了就萬劫不復了。

所以,我們何不將自身定位為中美之間的「砝碼」,因為台灣居於地理環境的關鍵位置,「砝碼」是決定兩強平衡的決定性重量,雖然實質重量無法與中、美相提並論,但是基於民主信念與堅持和平的精神,台灣雖然只是一個重量有限的砝碼,只要運用得宜,靈活擴展及深化美、中、台三方面的經貿合作,在和平與人道的前提之下,以「砝碼」之姿參與國際組織,會比淪為「籌碼」有意義,畢竟國家安全與尊嚴要靠自己的智慧與決心來維護。

(作者為備役少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