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民眾在某綠媒投書寫到「建議韓市長在高雄人口密集區使用巴拉刈防治登革熱」,引發爭議。新聞事業本為公共服務、為人民守望以趨吉避凶,現在竟變成隨附黨國之加害組織,在面臨公共危機時,偽造足以致大眾於死的「假消息」,企圖擴大災情,以嫁禍政治競爭對手。

「這個政府」上台後不斷加強管制媒體,更以「打假消息」為由,恢復已廢除的各種壓制言論自由的法令,甚至加重刑度至死刑。因此我們沉重地做3項呼籲:第一、我們反對管制媒體,主張媒體自律。但如果媒體不能自律,本案正是最需要依法外律的範例事件。

 第二、台灣價值的2大基礎是民主與法治。政權會因為民主選舉而變,但司法機關與獨立機關不能隨選舉而搖擺,不能每逢選舉後為勝方擔任鷹犬、對敗方羅織迫害,否則將形成惡性循環,徹底毀滅民主的本意。相關機關在自甘東廠3年後,本案是明年選舉前,最後可以省悟自清,取回司法獨立與法治尊嚴的機會。

第三、擅作假消息的「綠媒共同文化」中,所謂投書、受訪觀眾經常是由綠媒關係人擔任、甚至內部人員以假名所寫,過去被揭發或內部穿幫無數,本案應清查是否為自己人「主動」造謠。

對這個事證確鑿的「假消息」,「這個政府」視若無睹,毫無譴責誠意。過去都是由總統、行政院長聯合在第一線主打,這次卻只由政府3級單位表示一下。刊文之綠媒更毫不道歉,反而刊出酸文轉移目標,似乎背後有強力支持,有恃無恐。

本案已明確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散布不實謠言的相關條文,今年5、6月,立法院已將《災害防救法》、《傳染病防治法》中,加重散布「假消息」罰則,最高可處無期徒刑,本案正好是第1個完全適用該2法的案件,在《刑法》上或也具備「教唆他人使之自殺」之嫌疑。

負本案刑事管轄的機關,近年執法雷厲風行,展示過戒嚴時期都幾無的「3票1書齊發」,1次逮捕,而且連當事人無關的老母也抓;某高官的私人行程發生衝突,屬法定條件下的告訴乃論小事,該機關在沒有告訴人之下,還是把得罪高官之小民限制其人身自由。

 NCC在主委「被請辭」之後,以《廣播電視法》中並不具體存在的條文,只是委員個人的意識形態,針對特定單一媒體,一再處以鉅額罰款,甚至干涉媒體人事,在在展示這個政府不理會法律的事實。

對於明確違反3至4項法律具體條文的本案,檢察機關將如何處理?終於能夠公正處理做假消息的媒體,還是進一步毒死民主法治?人民拭目以待。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