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大阪峰會上美中貿易戰似乎出現達成協議的契機,至少美國對中國3250億美元貨品加徵關稅的動作暫時不會啟動,但這並不代表美中對抗即將落幕,只是雙方重回談判桌而已。對台灣而言,美中貿易戰、科技戰促使台商回流是國內產業升級轉型的機遇,然而政府與社會都應注意,未來美中若達成階段性協議也可能是對台灣產業與經貿發展的挑戰。

 回顧近2個月前,中國大陸於5月3日突然全面推翻美中協議草案的7個重大承諾,讓美中10個月的貿易談判前功盡棄。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國推翻談好的美中協議草案,如果最後沒有達成協議,中國將面臨嚴厲的懲罰關稅。」隨著美中第11輪貿易協商的破局,川普果然宣布自5月10日起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關稅從10%調高至25%,並在5月16日祭出「華為禁令」,接著還就3250億美元的資通訊產品關稅舉行聽證且宣稱將於7月實施,美中貿易戰的緊張情勢上升到了最高點。

 到了6月29日的G20大阪峰會「川習會」後,川普宣稱美中貿易達到比預期好的效果,有些評論則認為美國讓步,情勢究竟如何或許可從G20川習會前後美、中雙方的表態脈絡中找到端倪:

首先,川普一改會前恫嚇加徵3250億美元關稅的姿態,甚至主動與習近平熱線通話,還在推特上說「美中『應該』是戰略夥伴關係」;再者,峰會期間川普並未提及香港問題和維族問題;甚至稱讚習近平的領導;川習會後則宣布中國將「大幅」加碼購買美國農產品彌補貿易逆差;此外還放寬了華為禁令。

這些行動確實為美中貿易談判達成共識提供了較友善的基礎,但不應視之為美國讓步或吃不消。尤其中國官媒在川普發表聲明後採取較低調持平的報導而非高調宣稱勝利,由此可看出北京對於後續的談判協商是非常謹慎保守的。我們甚至可以更明白地說,華為禁令確實打到了中國的痛點。即便這是招七傷拳,美國傷人十分卻自傷七分,但足以把中國重新帶回談判桌,且由美方取得叫牌的權利。我們可以想見,中國在後續的談判中很難有全盤推翻協議的籌碼,情勢或許更傾向美國可落實要求中國開放市場的戰略目標。

然而,美中要達成貿易協議甚至成為戰略夥伴的條件很多,阻礙更多。北京之所以先前推翻美中貿易談判的七大承諾,包括保障美國知識產權、商業機密、停止強制性技術轉讓、開放市場競爭政策、金融服務業准入、停止貨幣操縱等,並拒絕在協議文本寫入修改中國相關法律法規的條款,歸根究柢即是因為北京非常清楚,如果接受前述條件將導致中共對國內經濟、社會乃至於政治領域的控制力削弱,也增加了美國介入中國的力度,北京很難對任何威脅中共統治權威與民族產業發展的要求做出重大讓步,因此後續談判結果還難論定。

美中貿易戰、科技戰的本質是美、中兩國的全球霸權競爭,這不是一個有明確時間斷點的事件,而是動態發展的大國競合。台灣在這段時間得利於大量優質台商回流,為國內產業升級轉型注入活水。

 G20川習會後3250億美元貨品關稅緩徵對我國資通訊大廠也是相當大的利多,然而政府和社會也必須思考未來美中談判若出現重大進展,對台灣可能造成的兩大挑戰:

首先,若美、中談判有成果,是否意味著雙邊談判比WTO的多邊模式更有效率?未來WTO的影響力是否弱化?若各國與中國之間的經貿談判轉向雙邊模式,台灣是否還能透過多邊機制與中國進行貿易協商?

第二,台灣必須考慮到,若中國接受美國的條件對世界開放市場,當西方國家能在中國市場得到更公平的競爭機會,那麼台商過去主要依賴裙帶主義的發展模式必定失去競爭優勢;若日後美國在新協議條件下重新進入中國市場時,台商是否能搭上美國的順風車?又或是被中國視為報復對象,而被要求更多政治表態以換取市場呢?

 這兩大情境,政府都應預先思考對策,但在此前我國更應該盡更大的努力參與多邊貿易機制CPTPP,並且積極與美國洽簽TIFA以爭取更多的主動權。

(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