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港獨的遊行中高舉港英旗幟和相關標語。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傳真 107年7月17日

五四運動已屆滿100年。但五四時代愛國主義者殷殷期盼,擺脫殖民處境的核心訴求,卻未曾真正實現。在兩岸四地,迄今依然承受著殖民、後殖民和新殖民的考驗。

 在台灣,政治干預下的教科書編撰一直環繞著下列的主題:如何肯定日本殖民功績,如何否定國民政府的治績?如何強調殖民地的多元民族和異型文化,以及如何削弱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的歷史印記?而其最終目的則是,塑造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肯定日本和歐美殖民文化,並以反華為號召的新民族和新國家。

 這樣的教科書很容易編寫,那就是讓文化虛無主義掛帥!只要符合當朝政權的立場,積極稱頌殖民主義、消極否定中華文明,其他真真假假的歷史和文化素材隨便湊合著就是了。

 基於此,所謂「國史」就是否棄中華文化的歷史;所謂「故宮」就是懷抱亞洲、否定中原正統的文獻文物,並且還要特別強調多元分歧、否定中樞!至於尊重中國文化與歷史的日本人、美國人或歐洲人,又會如何看待這樣的「肯定殖民」和「文化自殘」?那就是外交官要煩心的事了!

 至於香港,當反華、反共與反中三者結合為一體,且奉「港英」為正朔,並期待國際勢力干預,甚至進一步不顧生計追求港獨。這使得原先堅持自由、民主、法治、憲政和開放的正當訴求,竟然變了調,變成是肯定英國的殖民統治,甚至懷念殖民者的威權、獨裁和專制。這可真是歷史的誤讀和嘲諷!這種選擇性的歷史失憶,恐怕會讓今天急於硬脫歐,卻又面臨蘇格蘭和北愛爾蘭脫英威脅的那些大英沙文主義者,不由得大嘆一聲:唉,當年就是對中國人不夠狠,拒還香港可就好了!

 相對於台灣的「肯定殖民」、香港的「懷念殖民」,今天的澳門卻是「利用殖民」。昔日的殖民老帝國,偏守歐洲一隅的葡萄牙早有自知之明,那些零零落落、連不成片的殖民地已是明日黃花,任何樂觀的期待都不復見。然而,難料的是,殖民文化的遺產現在卻轉化為觀光財,並結合華人的博弈傳統,造就了亞洲國民所得排行榜上的奇蹟!這究竟是葡萄牙人的睿智,還是澳門人的福氣?但澳門已走出了「返殖」、「去殖」和「解殖」的困境,努力地過好自己的日子。

 至於中國大陸,新的考驗才剛要開始。在美國人眼中,「一帶一路」倡議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新型殖民主義。它不占據別人的土地,不謀取別人的政權,但卻放長線釣大魚,藉低利貸款取得財政優勢,比過去的炮艦外交和舊殖民主義更讓人生畏!因為它不用窮兵黷武,反而強調和衷共濟、兼善天下,這是對「西方優越論」和「基督新教普世價值」的根本挑戰,也是對美國霸權的威脅,實在不容輕視,必須全力防堵!

 有趣的是,在海內外華人世界中對此竟然不乏應和者。其中包括:支援川普總統沙文主義的各類型「川粉」、主張華人必須向歐美殖民主義全面補課的「西化論者」,以及相信美國是「上帝之城」的「天啟論者」。換言之,舊殖民主義並非一去不返!而期待歐美新殖民主義的新紀元和新挑戰,卻將重啟新的篇章。這才是新問題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