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將要召開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FOMC),經過反覆的醞釀與溝通,市場已經充分預期聯準會將會調降指標利率。以目前聯準會的指引以及市場預期,指標性的聯邦基金利率(Fed Fund Rate)將從目前的2.5%,下調一碼至2.25%。

 此次美國聯準會降息具有多層面的意義,其一是長達57個月的緊縮週期已經告一段落,本周將迎來由緊轉鬆的重要拐點;其二是聯準會採取了「預防性降息」的政策,在經濟並沒有顯著威脅的情況下,為了延長景氣循環的榮景而預先做了刺激性的措施;第三,今年全球央行幾乎同步採取寬鬆政策,是金融海嘯至今僅見的現象。

 上述三個現象同時出現,顯示全球央行同步採行刺激經濟擴張的寬鬆政策,對於金融海嘯之後已經長達十年的經濟擴張,有防止下滑的作用,對於全球股市也將帶來一定的維穩效應,但是這也透露出各國政府對於經濟下行的深度恐懼,以及急於藉著降息創造有利的匯率條件的集體焦慮。全球央行同步走上「利率只能降不能升」的軌道,一旦面臨通貨膨脹突然上揚、或是觸發匯率競貶的戰爭,央行手中將沒有足夠的工具來因應風險,全面的金融風險將如脫韁野馬難以駕馭。

 聯準會自2015年第四季啟動升息循環,將聯邦基金利率從0.25%的歷史超低水準往上調升,至今已經連續九次調升利率,三年半後正式結束升息循環,同時也是自2014年10月結束量化寬鬆(QE)政策至今,首度採取的貨幣寬鬆政策。

 聯準會選擇降息的時機讓人大吃一驚,美國經濟不僅毫無衰退的跡象,甚至還創下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的紀錄,美國股市頻創歷史新高、失業率居50年來的最低點,兩個重要的指標同時來到新高點,是前所未見的紀錄。聯準會所以會在景氣熱絡的時期調降利率,主要考量有兩點,一個是設定在2%通貨膨脹目標,雖然已經長達八年,期間偶有達標,卻完全沒有失控的徵兆;其二則是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威脅,以及長達22個月的經濟擴張可能到了尾端,需要進一步的寬鬆來緩和反轉下行的風險。

 聯準會主席鮑爾在6月初的記者會上,首度確認貨幣政策由緊轉鬆的態度,他直言「Fed對貨幣政策態度有重大轉變」,「決策官員認同寬鬆政策的態度正在增強。」這番發言的背景是美國與中國進行了十一輪的貿易談判之後,在5月初觸礁,引發全球強大的不安疑慮;同時,由HIS Markit公司編制的領先指標,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在2018年4月一度上揚至60的高點,但是此後就在貿易衝突中持續下滑,到了6月已經跌至50.6,7月更下降至50.0,創下118個月、金融海嘯之後的低點,採購經理人指數以50為擴張與收縮的榮枯線,美國自金融海嘯後的2009年,指數就未曾觸及50的榮枯線,顯示貿易紛爭對於美國經濟的確造成嚴重的衝擊。

 因此,聯準會在6月的會議中特別強調,中美貿易摩擦帶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聯準會將「保持密切關注」(will closely monitor),並且對於經濟持續發展的動能,聯準會將會「採取適切的措施,以維持經濟持續擴張」。明確表達了聯準會「預防性寬鬆」的政策立場。

 聯準會在股市頻創歷史新高、失業率居50年來的最低點的景氣熱絡下,採取預防性的寬鬆政策,過去並沒有前例。不過,美國央行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貨幣政策的理論與操作技術全面翻新,違反傳統貨幣理論的量化寬鬆政策救市,成功將全球經濟從大蕭條的懸崖邊緣拉回,再一次具有創新意義的貨幣政策操作。

 更值得密切觀察的是全球中央銀行集體的貨幣寬鬆熱潮,從今年元月,中國人民銀行大幅調降存款準備金率起算,至今已經有中國、印度、埃及、南非、奈及利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紐西蘭、澳洲、韓國、以及土耳其等19個國家宣布調降利率。

 其中土耳其央行在7月25日一口氣將基準利率砍掉425個基本點,由24%驟降為19.75%;印度從2月至6月三度降息,基準利率5.75%創下九年新低;中國人民銀行從去年就率先啟動降息周期,從2018年初至今已經七次宣布定向降準或全面降準的政策,而且在各國央行同步調降的大趨勢下,人民銀行今年還可能再宣布進一步調降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

 但是各國央行同步降息的寬鬆政策,效果參差,對於各國股市、匯市並不必然帶來拉抬的效果,例如印度央行三度調降利率,印度盧比的匯率卻不貶反升,股市創下高點之後也迅速回檔近7%,各界普遍預期Fed降息後,美國股市可能利多出盡而回檔。由於聯準會在今年第四季可能進一步降息,歐洲央行也揭示擴大寬鬆政策,市場對於央行聯手降息對經濟增長與金融市場的刺激,還有幾個月的觀察期,金融海嘯後最強大的一波央行聯手降息,是否能夠帶給全球經濟穩定發展的基礎,答案很快就會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