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金門之間的大橋,過去常被譏笑為「選舉浮橋」,面對這個議題我當然要謹慎,否則只是多一個笑話!自擔任政務委員以來,我即開始蒐集相關資料做了些功課,也詢問金門各界,並發現過去經濟建設委員會(現為國家發展委員會)對大橋的評估,資料多依據金門地區觀點,包括:1)藉由陸運運輸服務串連大小金門,2)水電通信管線附掛需求,3)促進地方觀光發展,4)人道關懷之醫療救援,5)消防及緊急救災救援。

三分交通、七分觀光

據此,經建會委員從經濟效益來評估時,並不看好金門大橋。我了解情況後,認為需加入國際觀點並配合中央政策,才有可能突破。重點敘述如下:

1.全球後冷戰三大對峙據點,其中板門店與柏林圍牆已成為世界級觀光勝地,金馬地區作為三大據點之一,未能充分運用此資源,甚為可惜!遑論金門尚擁有閩南聚落、戰地風光、僑鄉文化、水產資源等稀有資產─符合經建會「國際休閒觀光島」的定位。

2.大橋完工後,可供舉辦世界級慢跑或自行車環島跨海競賽,充分發揮觀光效益,賺取外匯。

3.長達五點四公里跨海景觀大橋將為我國第一座大橋,可作為我國工程界的「代表作」。

4.廈門地區每年觀光人次已達兩千四百萬,此大橋可以吸引更多來自大陸地區觀光客,接受自由民主社會的洗禮─符合馬總統「和平廣場取代殺戮戰場」的說法。

5.金門作為中華民國一個縣,過去多年來中央並未平等對待(以澎湖跨海大橋為例來對比),民國三十八─八十一年戰爭與軍管時期沒有建設,臺灣獲得安定經濟發展,近年來金酒盈餘每年上繳四十億以上給中央,金門縣政府又願意投入相當比例建橋基金,試問哪一個縣市能夠作到?

利用馬英九總統召見我個別談話時,我面報前述理由,並提出「三分交通、七分觀光」說法,他立刻感到興趣,特別是「七分觀光」能讓金門走向世界。我知道馬總統喜歡運動跑步,特別以舉辦國際馬拉松賽為例,規劃從大金門到小金門路線,當人們跑上大橋時,那個畫面足以吸引全球觀光客。於是,他要我把相同的內容和時任交通部毛治國部長討論。

沒多久,發生了「莫拉克颱風」,當時毛部長在緊急應變中心擔任副召集人,我和他約在應變中心見面。這是我第一次和他交談,當下他並沒有任何明確答案給我;沒想到幾天過後,他親筆(用毛筆書寫)來函到我辦公室表示支持,並將「三分交通、七分觀光」幾個字寫在信上。這就是為什麼,馬總統數次提到那幾個字說是我建議的,而毛治國後來當了副院長然後院長,也說「三分交通、七分觀光」是他說的。無論如何,沒有他們以及後來吳敦義擔任院長的支持,大橋政策是無法敲定的。這個日子,終於來了,那是二O一O年二月二十五日,由院長吳敦義拍板了!正好是我擔任政務委員一年,擔任省主席四個月。

政策拍版之後,我較擔心的是大橋設計是否安全,將來維護是否可行,以及小金門生態在大橋通車後是否會被破壞?因此,我主張引進電動車以及鼓勵腳踏車遊小金門的想法。正好當時環保署也在推動電動車計畫,我即建議先到金門試辦,畢竟金門的幅員大小合適,平地多交通也順暢,署長(沈世弘)頗支持。關於這點我在二O一O年十二月金門烈嶼公共事務協會的會刊中,也特別和小金門鄉親報告:

「……對小金門的鄉親來說,對大橋的期待更高,將來影響也最為深遠。眾所週知,政策上大橋已定位在『七分觀光、三分交通』,大橋除了須符合基本交通、醫療後送、緊急救援、水電附掛等功能之外,本身的建築還須創造出觀光的價值,為大小金帶來發展的機會。為了同時也要維持地區的生態與永續發展,將來最好禁止大型遊覽車進出大橋,降低大橋折舊與損壞的速度,最好以電動或中小型環保車輛作為交通工具,並在造橋期間將現行機汽車更換為電動或油電混合,為低碳島的目標跨出重要的一步,同時也能讓觀光客停留久一點,對地區有較深度的認識,讓每個來到小金門的客人都想再來,並帶領更多人來。總之,這座橋一方面能帶給小金門發展的機會,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生態環境受到破壞,這才是大家所需要的橋!試想,每一年能在金門舉行世界馬拉松或自行車賽事,以橫跨大小金為主題,這座橋很快就會成為真正的Golden Gate(金門大橋)!」

神祕又漂亮的馬祖

馬祖對居住在臺灣的人們來說,大部分仍很陌生,甚至有人要搭飛機前往澎湖的「馬公」居然飛到「馬祖」;更誇張的,曾有總統候選人到金門訪問,在水頭碼頭想要搭船到馬祖,以為馬祖就在金門附近!近年來網路上介紹馬祖的訊息很多,想知道馬祖不過是彈指之間,這裡就只介紹幾個體驗。

擔任省主席期間,除了陪同總統前往勞軍或考察,我每年因省政前往馬祖大概五、六次。以自然生態景觀而言,馬祖除了漂亮,還是漂亮!我每次去都有這個感覺。從臺灣搭飛機約四十五分鐘即可到達(有南竿與北竿兩個機場),熱基隆搭輪船(臺馬輪)則需七─八小時。馬祖雖有三十六個島,有人居住主要為四鄉五島,另外高登、亮島只有駐軍,遊客可搭船在這幾個島「卡蹓」(即遊玩之意),很值得推薦!(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