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左)、柯文哲(右)。(圖/資料照片合成)

日前韓國瑜市長就副手徵詢王前院長金平意見,王予以婉拒;另方面,韓市長與郭台銘董事長會面未果,僵局仍存;而柯文哲市長又決定組黨,試問:若郭王柯聯合,韓市長選情是否不妙?筆者容有不同見解,供大家參考。

首先,或問:郭董有金援,王院長有人脈,柯市長有人氣,應為鐵三角云云。筆者舉藺相如故事:話說,秦王當時向趙國索取和氏璧,聲稱要用15座城池交換,給趙國帶來難題。趙王正愁要派誰去?太監總管繆賢推薦藺相如,並說當時自己犯過錯,想投奔燕王,但相如反對,且說:「當時燕王說要和你交朋友,是因為您與趙王關係好,想討好趙王;若您今日出奔燕國,不僅燕王不會收留,搞不好還會把你遣送回國;趙王與您關係好,若坦誠認錯,應會獲寬恕。」聽了繆賢此說,趙王決定派藺相如出使秦國,遂成一代優秀外交家之美談。

承前,若將柯市長比喻為「燕王」,則我們可將郭董與王院長比喻為「繆賢」,柯會與郭王招手,不僅僅是郭王的金脈與人脈,還有二人的「泛藍勢力」;然王院長並未參與國黨總統初選,郭董參與而未獲提名,若今二人與柯市長聯合,掣肘國黨與韓市長,難道不會與泛藍選民決裂?若如得罪趙王般,與藍軍割袍斷義的郭王,又能給柯多少助力?此其一。

其次,或稱:郭王柯能統合經濟、地方、青年選票,比韓蔡藍綠對決,更有開展性云云。筆者另舉唐朝史實:話說武則天在建立武周後,為了調和原先的李唐和新起的武周勢力,養了一隻鸚鵡與貓咪,訓練貓不傷害鸚鵡,象徵李武和解;正當武則天將此關在一起的貓鳥,給群臣獻寶時,貓還是忍不住吃了鳥,大快朵頤。所謂「李武同心、貓不害鳥」的「奇觀」,嘎然而止。

承前,郭王柯,實有難以彌縫的嫌隙:郭董在臺北市的投資案,柯市府有無協助?柯與連勝文先生競選時,是如何聲討「權貴」的?且柯與王院長地方勢力結合,向來優秀又驕傲的柯醫師,豈能與另位柯醫師(柯總召)般,與王院長水乳交融,合作無間?最重要者,戴著「國旗帽」的郭董,豈能與自稱墨綠、二二八受難者遺族的柯市長合作?若強湊一起,豈非重現「貓鳥一家親」鬧劇?此其二。

三者,或問:國黨若真無法整合,讓前開三人聯合,又該如何?筆者舉常見三國歷史為例:話說曹操征討烏丸,袁熙與袁尚投往公孫康處,有人建議追討,曹操得意地說:「幾天後,公孫康會把二人項上人頭給我送來。」後果如曹操所料。眾人不解,曹操說:「袁氏兄弟想搶地盤,公孫康想誅殺他們,給朝廷個交代,我若打他們,反倒使其聯合。」(按:三國志註釋有三人各自盤算的記載)同床異夢的聯合,豈會有好果子吃?

承前,今郭董財力雄厚,但必不受柯王節制;王院長雖為公道伯,但面臨強勢的柯郭,焉能游刃有餘?且若柯市長真志在當選,則無可厚非,若他也動了「有功於朝廷」,扮演裂解藍軍的犧牲打:阻韓、拉郭、挾王,又豈是對郭王厚望的藍軍所樂見?國黨只要靜觀其變,穩住軍心,此其三。

綜上三者,皆為郭王柯三人,難以合作的徵兆,看似鐵三角聯合,反恐為火燒連環船,他日必悔不當初。

最末,遙想當年抗戰時,試圖「曲線救國」的汪精衛等人,難道在國黨不是位高權重?再者,重慶政府在某種程度上,也願意與日本談談看,以換取杜月笙與戴雨農將軍,順利自上海運送物資到大後方。然而,媚日求和與民族大義,豈可兩立?

承前,當郭王異口同聲,捍衛中華民國,若卻做了執政黨連任的馬前卒,又有何歷史地位?郭董又有何立場,參拜「忠義無雙,匡復漢室」的關聖帝君,關二哥嗎?筆者人微言輕,但還望聰明如郭、世故如王,二位先生,好好思索。

(作者王瀚興為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