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放棄歐巴馬「圍堵中國」的TPP策略,改為採行更具攻擊對戰中國意涵的「印太戰略」,推動一年多,亞洲國家多不相挺。

美國意欲投入650億美元堵抗中國的印太戰略IPS,亞太區域國家意興闌珊,普遍不願意跟進,同時也認為親和中國比起親和美國,更符合自身國家利益,親中比親美更能獲致務實的更高經濟利益。

親中比親美更務實

川普政府為積極推動「印太戰略」的首席執行官美國國務卿龐佩奧一再強調,儘管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不代表要跟印太地區國家斷絕關係,印太戰略的重點,就是要牽制中國廣州橫越南海、印度洋到歐、非的海線。美國已宣布,先行投入1億1300萬美元頭期款資金,用來作為提升印太地區的能源、網路安全,以及現代化數位經濟等基礎建設。

2019年6月初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美國正式發布《印太戰略報告》,明確「印太戰略」目標指向和路徑:美國將「中國正在利用軍事手段控制南海」作為這一戰略的重要座標,介入南海問題,乃成為「印太戰略」實施重點。

美國「印太戰略」本旨就是以中國為假想敵,拉幫結派,以盟友和夥伴國家的共構軍事經濟聯網做為運作核心,增強必要資源投入,以期在印太地區構建一個新的軍事經濟集團,足以堵阻習近平「一帶一路」聯結南亞、北非、中近東直抵地中海。

所以,川普「印太戰略」的強推,勢必迫使南海周邊地區國家在日益升級的「中美地緣政經較量」中做出選邊站隊的無奈抉擇,使南海地區再次成為大國地區政治競爭的主戰場。

從地緣政治經濟看「印太戰略」,恰可將中國從西太平洋直到印度洋團團包圍,整個戰略內核是由「美日印澳」四國所組成的四邊合作,以印度態度最具關鍵性。惟在2018年中印元首在武漢東湖會晤後,兩國已實現戰略諒解並建立戰略互信,現今的印度當局,也跳脫了過往對中國一直懷有戰略焦慮乃至戰略敵意的僵框。

具不結盟和外交獨立自主傳統的印度,發現美國印太戰略會帶給印度戰略風險,以致轉為消極以對,加上美國伊核制裁,印度執意保持與伊朗合作,令川普大為不滿和不耐,乃繼2019年5月初停止印度進口伊朗原油制裁豁免權,又從2019年6月5日開始取消對印度普遍優惠制關稅待遇,致使美印貿易戰瀕臨一觸即發,川普的「印太戰略」攻勢壯心,乃因此失去了印度支持配合。

除印度之外,由於川普也磨刀霍霍重啟對日本貿易談判,使得安倍日本意識到,當下不能單邊仰賴美國,乃親自訪華,促成中日開啟一帶一路國家三方投資合作;澳洲儘管積極配合美國制裁華為,但並未全面與中國惡化關係,2019年6月中旬澳洲大選,友華的在野黨工黨上台,屆時澳洲對華政策也將與美國拉開距離,不跟隨美國將中國視為「戰略威脅」。

 

菲國拒當美馬前卒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早在今年《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就明確表明,「中國正在發展,而外界需要適應中國的發展」,新加坡和東協國家將主動避免選邊站隊;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也公開表態將盡可能多地使用華為技術,並提醒「美國不能永遠是世界上擁有最好技術的超級大國」;近日前,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更公開明白拒絕參與「印太戰略」,充當美國馬前卒。

東協國家在最近兩個月內紛紛表態,不願捲入中美經濟政治軍事對抗渦漩中,應該已經注定,川普「印太戰略」圍堵遏制中國崛起的奢望,勢必無法實現。這可以解釋,何以美國要死命緊抓反中台獨、反送中港獨當作「抗中馬前卒」不放手的背後道理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