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終於跨出組黨這一步,「台灣民眾黨」自詡是一個柔性政黨,在他們心目中,柔性政黨的圖像可能類似美國的政黨,黨紀鬆散,沒有固定黨員,所有民眾都可參與。柯更明白指出柔性政黨就是允許雙重黨籍。不過民眾黨畢竟以柯一人的光環而起,柔性政黨或許能助其吸納各界力量,但也隱藏著致命的缺陷。

去年底的選舉讓柯P深深體會到僅有空軍而缺乏陸戰組織的困境,雖然幸運未遭「韓流」滅頂,但在網路遭韓「蓋台」的結果,柯的民調與人氣卻也疲軟不振,遠不如2014年與世大運之後的所向披靡。而民進黨初選結束後定於一尊,加上香港反送中事件的加持,蔡總統的民調谷底揚升,也擠壓了柯爭取大位的雄心。柯組黨的目的不外藉此補強上述弱點,並擴大支持的版圖。

或許為了刻意有別於藍綠比較偏向列寧式政黨的權威領導模式,也可能因為人馬有限,又或許想擺脫傳統政黨文化給人的刻板印象,所以柯想打造一個相對簡單、清新,像美國一樣為競選需要才啟動的機器,平常則不需運作;而容許雙重黨籍,可能是為了方便吸納藍、綠之外的力量,尤其像是郭台銘和王金平這種已具有其他黨籍的重量級人物,讓他們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最強外掛」。

 柯雖強調容許雙重黨籍是為了超越藍綠,不是消滅藍綠,但這種設計卻形同為民眾黨開了「後門」,讓該黨可能受到藍綠夾殺。柯或許自信滿滿可操控這個政黨,但柔性政黨的精神就在於沒有固定的政黨領袖,政黨推派的候選人包括黨主席,都將隨民意而變化。實務上不論採黨員投票或全民投票,都還是必須經過初選的過程,而非少數幾個黨內幹部可片面決定。

 我們可大膽假設,今天如果兩大黨運作黨員或「側翼」,又或者韓粉自發,化整為零加入民眾黨,民眾黨如何能夠預先審查其真實意向而篩選入黨申請?篩選過嚴,將悖離柔性政黨初衷;太過寬鬆,卻可能引狼入室,民眾黨可能瞬間發生「量變產生質變」的情況,徹頭徹尾「換血」成另一股政治勢力的山頭。

如果已產生質變的黨員要求召開黨員大會改選黨主席,柯恐怕還顧不得2020是否出戰,就得先遭遇「換柯」的挑戰。若黨員大會更進一步要求通過總統大選支持韓國瑜或蔡英文,只靠少數幾個發起人就想否決推翻多數黨員的決定,難道沒有違反《人民團體法》第49條「政治團體應依據民主原則組織與運作」的問題?

 威脅利誘拉攏結盟或發動側翼裂解對手,在台灣不是天方夜譚,之前民進黨的初選過程不是已讓人們大開眼界?開放雙重黨籍,我們也只能佩服柯市長,你哪來的自信?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