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院11日上午舉辦新春團拜,院長伍錦霖(右)一一向同仁握手致意,並提出期許。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8年2月11日

明年1月6日,考試院90周年之際,一本燦然大備的書,名為《中華民國考試院院史》將正式出版。我在仔細校讀下,明白了許多事件的來龍去脈。

 民國84年7月後,國家考試不再列考國父遺教和三民主義。稍早,民進黨的立法委員質詢,認為考試院公然將一黨的意識形態,利用考試灌輸於人民,且建國方略的設計,距今已近百年,早已與現代的時勢南轅北轍,因此應該廢考云云。現在,我根據上述的說詞,寫出「晚到的不同意見書」。

高普考的科目繁多,堪稱國內考試之最,如今各減1科,應考人想必額手稱慶,皆大歡喜。國父有生之年,也未料到三民主義會成為考題,他只希望付諸實踐。站在應考人的立場,減輕負擔總是好事,此外的理由,如「一黨的黨義」、「脫離時代的意識形態」等,則都有商榷的餘地。

從印尼的蘇卡諾總統,到美國的雷根總統,都以外國元首之尊推崇三民主義。前者視為建國的寶典,後者舉林肯總統的蓋茨堡演說並論。南斯拉夫在狄托總統任內,也推行了民生主義的土地政策。南韓的國土統一部,原稱國土統一院,院長的辦公室內,標示了三民主義的要旨,為我拜會時所親見。新加坡的部長面告,該國國宅即組屋的普及,實現了孫中山先生的理想,也就是「住者有其屋」。

國父遺教和三民主義廢考前多年,世界上已有30多個國家,實施了90多種監察制度。時至今日,根據國際監察組織的統計,已有9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置了190多個監察機制,頗收除弊的效果。我擔任典試委員長時,在國家考場的會客室接待前來觀摩的日本教授,他對我國的考試制度和實務表達由衷欽佩。請問,這些是脫離時代的意識形態嗎?

三民主義是天下的公器,非一黨所得而私,亦非一國所能獨據。開發中國家固宜奉為共同的藍圖,已開發國家也可借鏡。例如,西方在戰後盛行的政治發展理論,國父於「建國三程序」中猛著先鞭,即由軍政發展到訓政,再發展到憲政,如此循序漸進,啟迪民智,政治方能穩定。再如國父的「錢幣革命」論,早在凱恩斯批判「金本位」制前,即已通電於世,要點則在以紙鈔代替金銀,且借人力加速為之,如今放諸全球而皆準。請問,這些是脫離時代的意識形態嗎?

現在,大陸的港市和交通等建設參照《實業計畫》,獲得可觀成就,證明建國方略的歷久彌新。此外,大陸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地位與國務院平行,一如我們的監察院與行政院平行。我盼望再成立國家考試委員會,一如我們的考試院,則大陸政治將更清明。

《中華民國憲法》前言明載,制定的依據是國父遺教,看似出自國民黨之手,其實不然。憲法的起草人張君勱先生,是民主社會黨的領袖,不但反對國民黨,而且反對蔣介石先生。結果,蔣先生的國民黨接受這部憲法,益證國父遺教與《中華民國憲法》並非一黨的私產,而為全民的公器。只要憲法長存,三民主義就繼續與我們同在,成為引領的明燈。

(作者為考試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