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安順(左起)、苗可麗、朱陸豪、楊麗音昨為舞台劇《七十三變》造勢。(故事工廠提供)

周末在城市舞台看了一場故事工廠演出的舞台劇《七十三變》,談京劇大師朱陸豪的家庭故事,劇情描述從小因家裡窮,被父親送去劇校接受嚴格訓練的朱陸豪(劇中角色天好),飾演京劇「美猴王」成名後,卻未曾得到父親稱讚自己一聲「好」,反而是成為豫劇名伶的姊姊備受父親肯定。但某晚父子大吵一架後後,孩子出走,父親深夜等他回來卻心肌梗塞過世,孩子自責決定不再唱京劇。50歲當父母都過世後,姊姊才告訴他,他們是同母異父,他才明白原來以前爸爸做的事很偉大,「從小爸對姊姊都比對我還好,讓我一直以為我是被領養的!」其實是相反。

 這劇情90%來自朱陸豪生平故事,劇中爸爸送高粱酒給老師,交代只要孩子學不好,就儘管往死裡打。在一次演出掉棒後未及下台,孩子就在台上被老師猛打,但幕卻又突然升起,瞬間剛剛台上的美猴王淪落,這幕被台下的人都看到了。

周末另主持了一場新書發表會,是知名教授作家廖玉蕙的新書《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廖老師的母親家中有九口,必須靠嚴打教育子女,從小她就「鞭影重重」。直到老年母親仍不改習性,老怪家裡新買的桌巾太豪華奢侈,但其實是為掩飾自己老了手抖的毛病,怕菜汁沾溼了桌巾。著作《袒露的心》、得到去年金鼎獎最佳圖書的作家平路,也在座談時分享了與養母和生母的家族謎團,她說作為家人我們要學習靠近、也要學習分離,多一些同理心,少些比較與不安全感。

廖玉蕙在書中說,家是無限包容的港灣或是令人窒息的牢籠?如何不讓理應相親的家人成為熟悉的陌生人?無論是夫妻、親子或祖孫三代,希望都能藉著相互靠近的練習,找到理解與對應的方法,讓生活更容易。家人關係千絲萬縷,如何化干戈為玉帛,以積極正向的態度面對?真是需要學習。

但看看我們所處的環境與社會何嘗不是如此?香港警察與香港市民不親嗎?為什麼要以火力相威脅?目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正上演黨內是否同志操戈的戲碼。難道我們對最親密的人,還比對陌生人、對競爭的敵人來得更不客氣、更不好?

儘管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面對人生實相現實,大家都有不得已、不滿意,但練習換位思考,提供人與人之間、甚至不同世代間理解與和解的可能,換上另一種心情,切換另一種角度,往往就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不管是家人或同志之間,相互靠近的練習,正是民主進步社會最好的學習。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