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2日,蔡英文總統結束12天出訪加勒比海友邦的「自由民主永續之旅」。(本報系資料照片)

編者按:

歷經四位民選總統不同的決策風格,台灣的兩岸關係正來到最為關鍵的時刻……面對2020總統大選,以及臺美中三邊的微妙變化,在對岸虎視眈眈的環伺之下,臺灣到底該如何在逆境中求生存?

長年研究兩岸問題及政府大陸政策,並於民間智庫服務多年的趙春山教授所著《兩岸逆境─解讀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的對治策略》,在這個歷史關鍵交匯的時刻,提醒臺灣所有民眾──面對兩岸關係,必須認清時勢、培養團結意志、避戰但不畏戰。

正文開始:

接近總統大選,思考蔡英文的大陸政策,不能只從執政者的角度去看,必須和選票「掛鉤」。二○一九年三月十一日,蔡英文召開國家安全會議,提出因應及反制「一國兩制臺灣方案」指導綱領,內容包含兩岸、民主法制、經濟、外交、安全、國防與社會七個方面。涉及兩岸部分,綱領指出「正面看待兩岸交流,堅持對等尊嚴原則,以民主為互動基礎,參考主要民主國家作為,全面檢視兩岸交流相關規定的落實。積極反制中共假藉交流,對臺灣統戰滲透,干預國內事務」。中共官方則以「新華社記者」名義,從三月十八日至二十日,連續三天發表文章,抨擊蔡政府所提的綱領。

「老藍男」受倚重

兩岸關係在臺灣大選期間,沒有緩和的可能。「親美抗中」成了蔡英文唯一的選項。五月七日,立法院迅速三讀通過《國家機密保護法》,這個舉動被解讀為排除馬英九和吳敦義選前訪問大陸的可能性。當事人和國民黨都表示不滿,但也無可奈何。蔡英文不會讓競爭對手在選戰中,有炒作兩岸議題的機會。

從總統掌管兩岸、外交、國防等事務的角度看,蔡英文對這些領域並不陌生。李登輝還評價說,「蔡英文的歷練與二○○○年當時僅擔任過臺北市長的陳水扁很不一樣」。問題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蔡跟扁的處境也不一樣。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臺灣領導人都有直接或間接與北京高層接觸的管道。蔡英文有沒有?這是臺美中三地學者經常會討論的問題,但只有當事者能提供正確答案。對岸一位智庫人士告訴我,沒有管道是很奇怪的事;我答說,我寧願相信沒有,因為如果有管道,兩岸關係卻還搞成這樣,問題才更嚴重。」

林濁水曾公開為文批評蔡政府國安會的人事和運作,稱「國安會不管國安」。一位扁政府時代的退休國安會官員也加以呼應,說蔡英文對國安會不夠重視,她比較重視與個別諮詢委員的關係,國安會難以發揮團隊作戰的功能。

從二○一六年五月蔡政府執政至今,國安會歷經三位祕書長:吳釗燮、嚴德發及李大維。兩位專長外交,一位專長軍事,副祕書長的專業也非大陸研究,反而是偏重對美關係,難免不從美國的觀點看兩岸問題。李大維被視為「老藍男」,但行事穩健,作風一向極低調。李大維於五月十三日至二十一日訪問美國,回國後邀我餐敘,就當前臺美中情勢交換意見。事後我才知道他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才見過面。

他飯桌上隻字未提,謹守本分。難怪蔡英文對他相當倚重。

蔡英文的大陸政策工作團隊,主要成員都是她過去在陸委會的班底,包括傅棟成和詹志宏等人。他們有處理大陸事務的長期經驗,深受蔡的信任。但整體來說,蔡英文的國安團隊,重點在處理軍事和對美關係。兩岸「已讀不回」,大陸政策沒有太多活動空間。

蔡英文謹言慎行,深藏不露。民進黨的朋友告訴我,常見總統「左思右想」,但不知她在想些什麼。我想她所處的環境迫使她必須三思而後行。蔡專精對外談判,深知自己口袋裡有多少籌碼,不會輕易出牌。一位深諳美國政情的大陸學者告訴我,蔡對美國的要求並非照單全收;而面對中共的壓力,她還是有自制的耐力。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在其回憶錄中說,「在我看來,中東和臺灣是兩個恰恰相反的外交問題。如果中東地區的領袖什麼都不做,局勢便會惡化。相反的,我認為中國和臺灣的政治人物不做愚昧之舉,問題自然會隨著時間而解決」。針對大陸政策,蔡不思有所作為,即不想做愚昧的事;但重要的是,蔡必須確定時間是站在她這邊。

鄧六條、習五條

「習五條」提及探索「兩制」臺灣方案和民主協商,這是習近平該次講話的兩個要點。他或許認為,這是針對內外形勢變化,為解決臺灣問題,提出一個與時俱進的新構想。

「一國兩制」是鄧小平在一九八二年一月提出來的。這個概念透過同年十二月中共召開「全國人大」五屆五次會議時,通過《憲法》第三十一條有關「設立特別行政區」的規定,取得了法律的基礎。一九八三年六月,鄧再進一步提出「實現臺灣和祖國大陸的和平統一」的「鄧六條」,具體和系統化地敘述了他的一國兩制概念。

許多人忽略了,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概念,是受到列寧「和平共存」觀念的影響。列寧當初注意到一個事實,妧各國之間並非同時過渡到新社會主義制度,因此社會主義國家與資本主義國家,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會同時存在。儘管政府以及社會制度不同,他們商業上的接觸是不可避免的。列寧強調,不僅社會主義國家需要從事國際經濟關係及貿易行為,資本主義國家也有此需要,這給和平共存一個實際的基礎。

所以從策略看,中共當初認為,透過一國兩制的設計,可使臺灣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物質基礎和技術力量,補充大陸經濟,並加快「四化」建設。這是列寧利用資本主義戰略思想的發展,把利用資產階級資本的想法,擴大或允許在社會主義國家存在二到三個資本主義地區。目前兩岸的力量對比此消彼長,中共推動一國兩制的動機,已超越當初的經濟利益考量。(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