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長徐國勇(右起)、交通部長林佳龍、交通部政務次長黃玉霖受訪。(張穎齊攝)

南方澳港跨港大橋崩塌災難,絕不是偶然,必須找出原因。迄今,第一時間先關切搜救,合理,且讓人感佩,但搜救之後呢?橋為什麼斷?20多年的橋怎如此不堪?應該有深刻檢索。

 跨港大橋崩塌後,回溯真相是政府應負的責任。首先需釐清的絕不只是事發當時或前一天的雨量、溫度變化,以及當天發生的地震資料;而需要關切的可能是一個月的降雨變化,甚至是溫度起伏。橋的崩塌不僅是橋梁懸索是否有鏽蝕問題,若因長期過量大雨而有承載力變化,難道不該納入考量?

 其次,怎麼善後?交通單位擔心近500艘漁船無法出港,除了答應緊急開闢臨時航道,又說3年內興闢港口替代。對漁民負責當然是好事,但這不是輕率、簡單的事;興闢港口,就算是簡單的替代、臨時港口都有一定條件,絕非對漁民需求任意開支票。

 災變的橫軸較易處理,不外乎是搶險、救災,但有其階段性;問題的核心在每個時點的縱軸,找出每個節點崩塌的原因,各該有什麼應對策略。迄今介入調查的公權力仍慌亂如馬蜂,完全不知目標何在。8月1日成立的「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運安會),可以針對運輸安全事故中立、客觀調查;但這必須是運輸事故,難道總統認為南方澳斷橋是因為油罐車出險,即可逕行認定是「運輸安全事故」?總統可以率行認定,可能的後果是毀了難得獲致國際事故調查公信力的運安會存續。

 南方澳單鋼拱橋事故確實不易釐清。先不談歷史斷橋,現有懸索橋、斜張橋、鋼筋橋的比較,僅只是全球唯二的鋼拱橋,就很難參考運營上的環境差異,尤其政府部門只顧著剪綵,不管後續營運的挑戰,南方澳橋其實是放給宜蘭縣、地方港務局自顧性命;此刻出了大事,該怎麼辦?

 官方開了大嘴「3年內重建」,當然是好事,迎合地方需要;但前提是重建後保證多少年不再坍塌?這是個嚴肅話題,必須先瞭解這次南方澳橋是怎麼垮的,才能根據現況逐一開立藥方;否則不知怎麼坍塌,之後的修繕也只是消化預算,誰能保證不會有再次斷橋?

 災害發生可推給源頭不明,但現在是科學化運作,不容許有打馬虎眼的空間;斷橋在眾人目光之下,只有面對,別無閃避之道。這不僅是給台灣橋梁維護的教訓,更是全球單鋼拱橋事故非常重要的教本,台灣應謹記教訓。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