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本報資料照)

 韓國瑜市長大概很難想像,那個才在一年多前在高雄以蚯蚓鑽泥土之姿裂解民進黨王國的韓國瑜,那個令人不可思議大勝陳其邁15萬票的韓國瑜,今日卻被區區幾個民進黨市議員困在高雄市議會,動彈不得也狼狽不堪。2018年的市長選舉中,韓面對四面八方的黑韓攻勢,態度從容、有為有守,就算激動回應也都不動氣,很成功的成為2018年時選民討厭民進黨與討厭蔡英文的最大抒發口。

 然而畫面一轉,韓從黨內初選脫穎而出,至今還是無法說服中間選民:為什麼他可以只當半年市長,連椅子都還沒坐熱就又出來選總統?連在今年3月韓國瑜接受《POP搶先爆》的專訪預錄中,都再次強調2020大選不在他的考量範圍,並且承諾「做滿4年」。韓國瑜至今還欠一個給外界「他參選總統比留在高雄當完市長有更大正當性與願景」的完整說明。韓必須謹記只靠韓粉是不足以當選的,20~40歲、高教育程度、都會選民與知識藍想要聽到他「個人」很清晰地表達對於國政的願景。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戲稱國民黨已經變成國瑜黨,有幾份或有機構效應的民調顯示,討厭韓國瑜已大於討厭蔡英文,甚至討厭韓國瑜也大於討厭國民黨。但韓陣營也應該知道:不管從任何民調來看,討厭民進黨還是比喜歡民進黨的多,而且討厭蔡英文也還是比喜歡蔡英文的多。

 換言之,民眾對於當前執政黨的怨氣能量還是相當充沛。因此幫韓國瑜策畫選戰的核心幕僚就應該想想: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才讓千夫所指的方向又回到了韓國瑜身上?

 現在一個很大問題是,韓國瑜既然選擇了參加國民黨初選,也成功贏得勝利並代表國民黨角逐大位,韓國瑜就必須找回當時那顆在高雄「無官一身輕」與「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初心。韓當時大概也沒有預料到自己能夠在民進黨執政20年的高雄攻城掠地,民進黨起初也不把韓國瑜放在眼裡。所謂的「韓流」在當時,是韓國瑜自己,不是三山造勢帶過來的韓粉,也絕不是國民黨的組織機器拱起來的。

 但筆者的感覺是現在的韓市長要說服自己做回那個單純的賣菜郎似乎有困難,現在韓的定位上不上下不下。第一是韓粉過去的脫序行為,就算很多是假韓粉,也讓民進黨的1450網軍拿來大作文章,不斷地Kuso嘲弄並在社群媒體間流轉。所以韓國瑜要先破除「韓粉就是韓國瑜」的形象,韓國瑜需要新的、更廣納百川與更有質感的支持者。韓市長不要忌憚把鬧事、害事的韓粉藉由公開方式踢出來,韓市長只要敢向這些假韓粉宣戰,很多新的選民支持就可能流入。

 其次,國民黨這一部老舊機器歷經2016年的潰敗之後,在吳敦義主席的帶領之下似乎進步有限。許多黨內建制派一開始是不屑與韓合作,韓贏得初選之後,朱立倫等的重量級人士才逐漸接受「不幫韓等於就會讓蔡英文再執政4年」的現實,遂開始調整心態。然而現在更大的問題卻是韓陣營排他性太強,據了解韓競辦選市長時的那一掛幕僚團團圍住韓本人,外面的諤諤之言根本無法進韓的耳朵,韓也無法靜下來思考。

 韓團隊必須引入更多的「非我族類」與「專業人士」來進行稀釋,韓國瑜的選戰主軸才會具有總統相,韓陣營要先大幅調整才有能耐針對執政軍團發動攻擊,否則我們都知道韓流也不是年年有。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