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任南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登記成立「台灣民眾黨」,準備投入2020年的選戰。柯文哲表示,他和蔣渭水都是出生在8月6日,並且從事醫師工作。因此成立該政黨是對蔣渭水的「致敬」。

 然而,很多人對柯P成立台灣民眾黨的動機卻抱持懷疑的態度,有人認為他「借殼上市」是想要利用蔣渭水在台灣社會中的聲望;有人認為他根本不可能「跟上蔣渭水的腳步」;還有一位自稱是蔣渭水外曾孫女的人在臉書上發文,宣稱「反中是社會良心的基本態度」,甚至認為「蔣渭水要是活在今天也會反中」,因此要柯文哲「少來攀親帶故」!

 我第一次遇到柯文哲,是參加黃煌雄帶領的訪問團,到北京參加蔣渭水紀念會。此後,我就注意到蔣渭水是柯文哲所認同的偶像。2014年,柯文哲以「政治素人」之姿,參選台北市長,便宣稱:「我要完成蔣渭水90年前未完成的使命」,而把選戰包裝成一場以文化作為主體的社會運動。蔣渭水墓園原來在六張犁,遷葬後改為蔣渭水紀念廣場,亦是在他任內啟用。2018年柯文哲競選連任,又特別到蔣渭水紀念公園發表演說。

 然則,蔣渭水一生所要發揚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台灣精神」?1921年,他在「台灣文化協會會報」第一號上發表「臨床講義」,為日據下的「台灣病人」作診斷,一開始即指明台灣的原籍是「中華民國福建省台灣道」,「有黃帝、周公、孔子、孟子等的血統,遺傳性很明顯」。蔡培火將日據時期的台灣人分為「祖國派」、「台灣派」、「御用派」三大類,蔣渭水正是「祖國派」的代表人物。

 《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志》指名道姓地說:這種人「對支那的將來抱持很大的囑望,以為支那不久將恢復國情,同時雄飛於世界,必定能夠回收台灣。基於這種見解,堅持在這時刻到來以前不可失去民族的特性,培養實力以待此一時期之來臨。」

 柯文哲本人是否屬於這種「祖國派」,我不得而知。然而,以他多年來對於蔣渭水的「情有獨鍾」,他不可能不知道蔣渭水一生奉行的基本立場。他之所以會在今天選擇成立「台灣民眾黨」,應當是他相信:今天的台灣必須要有人來喚起這樣的「台灣精神」吧?否則成立這樣一個政黨又有何意義可言?

 我一直認為:兩岸關係在本質上是文化問題,政治問題只是表象而已。破解兩岸僵局的唯一方法,就是「兩岸共構文化中國」。柯文哲如果已經看清楚這一點,願意以此作為「台灣民眾黨」的使命,把2020年的選戰再度包裝成一場「以文化作為主體的社會運動」,我認為這是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在台灣崛起的最好時機。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